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她非寻常》她非常着急改为比喻句 傲娇受 她非寻常kuso

更新时间:2019-11-14 08:50:51

《她非寻常》她非常着急改为比喻句 傲娇受 她非寻常kuso 已完结

《她非寻常》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伯壹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白浔,梁安然

主角是白浔,梁安然的小说《她非寻常》此文是伯壹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大家约定一号早上八点半,研究所门口出发,一大早梁安然就在楼下等着接白浔,周晓这晚也住在公寓方便出发。要去三天,白浔整理好物品,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家约定一号早上八点半,研究所门口出发,一大早梁安然就在楼下等着接白浔,周晓这晚也住在公寓方便出发。要去三天,白浔整理好物品,下楼。

门口还停了一辆黑色越野,是陆呈的。白浔正打算上去和梁安然打招呼,身后伍山和陆呈走了过来。陆呈穿牛仔休闲衬衣,一手提黑色的旅行袋,一手抓着一件风衣。显得年轻又儒雅,不似平日那般痞,倒是伍山,穿的很精神,却拿了一个大大的包。白浔当下也不好多问,三个人一起走出去。

梁安然看到白浔,立刻迎上来,把她的包接到手里。陆呈似乎想说什么话,刚张嘴就听到一个声音:陆呈!声音性感又热烈。白浔一听这声音就觉得有种不一样的味道,循着声音看过去,一个优雅美艳的女人,妩媚又不俗气,正是叶时。深秋的季节,她穿一件黑色长裙,前凸后翘,胸口开的很低。白浔不得不承认她很美。陆呈有些惊讶,开口:你也来了。叶时:怎么,不欢迎!陆呈:怎么会。他冲她笑笑。白浔心里滚过一万只羊驼。叶时:我可没开车,你得载我。陆呈摸摸鼻子,有看一眼白浔,道:好啊。梁安然:那师姐就拜托给你了。白浔上车吧,我给你准备了IPAD和零食,还买了一个新的靠枕,这样你坐车就不会那么辛苦了。白浔有些不好意思....道:那麻烦你了。正说话间,周晓风风火火的下来了,一边跑还一边抓自己的头发,扣子碎碎念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迟到了.....白浔冲她一笑:不晚,刚刚好。周晓感激的一笑。周晓意识到队伍变化,她也看到了叶时,有些惊讶但听不出语气:呀,师姐也来了。白浔内心:......叶时:晓晓丫头,好久不见啊。周晓冲她笑笑,继续抓着自己的头发。白浔反应过来,叶时,梁安然,周晓都是学医的,想必是一个学校的认识不奇怪。

陆呈看了看白浔,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白浔抢在他前面:安然,我们走吧。梁安然一下,颠颠儿的去给白浔开车门。最后,周晓和伍山,叶时上了陆呈的车,先出去了,梁安然赶紧给油跟上。还有一辆车在研究所门口等着,老远就能看到,一辆黄色的野马,扎眼又炫耀,旁边还停着一辆尼桑。孟俊正靠着车门,冲他们招手,身后还站着几人。白浔又想起那晚.....看到孟俊好感没有,排斥不少。两辆车停下,孟俊:尼桑爆胎了,你们那还有空座吗?周晓:后面后面。白浔正有点郁闷,见上来一男一女,正是樊宇和一个女孩,叫姜瑶。白浔心下轻松了一些。很快大家正式出发了。

黄金周的路上不会好走,好在孟俊和周晓考虑到了,他们选了一个私人海岛,据说是孟俊哪位高官亲戚发迹时买来活动关系的,后来退下来就就几乎用不上,十八大会议后举家移民到了海外,这片岛屿自然就留给了最亲的孟俊。他们要先驱车到郊区,哪里有一个私人码头,然后从哪里乘游艇上岛。一路上走走停停,但大家兴头正高,并不觉得无聊。

叫姜瑶的女孩是在校大学生,也是孟俊邀来的,她活泼纯真,一路上和其他三人自来熟,白浔听她的声音跟那晚明显不同,一阵聊下来心升好感。倒是樊宇不似那天在泳池那般活跃,说了一会话就睡着了。梁安然专心驾驶,国庆高峰路上不好走,也走不了直线,他到不以为然,泰然自若偶尔插几句:白浔,那个水在抽屉了。白浔:我买了草莓,洗好的,在后坐搁板上,然后姜瑶会意的从后面拿出来,两人分着吃。过一会,梁安然又道:白浔,纸巾在门斗上。白浔不好意思,又有些暖。冲他笑笑,梁安然回笑的比她还甜。姜瑶:你男朋友对你真好。梁安然脸有点红:还不是呢,正在追。白浔.....。

过了一会儿,太阳升起来了,车内的温度不断升高。走着走着竟然停下了,只能一点一点往前挪。白浔有些热,姜瑶也话少了,歪在后面打盹。梁安然倒是心情不受影响,打开音响放起了音乐,照顾后排的人,声音并不大。舒缓的的男声飘出来,音色醇厚圆润,白浔认识的不多,但她认识这首,李建的《贝加尔湖畔》,白浔随着音律的带动,竟然觉得不那么热了,气氛一时美好。前面的车挪了几米,梁安然采油跟上,在挪,再跟上。他伸手往后摸索着,白浔会意,拿了水拧开给他。他刚接过放在嘴边,前面的车又动了,他又递回来,跟上去又拿到嘴边,前面又动了,又递回来......白浔索性抬起手给他喂。梁安然显然很开心的看着白浔。白浔被他盯得不好意思,别开目光就看到车窗对面的黑色越野,和梁安然的途观齐平也堵在路上。一个男人正看着她,正是陆呈。白浔不以为意,陆呈带着墨镜,看不清表情。白浔不确定对方是在看自己。忽然,就看见他拧开一瓶水一仰头猛喝着。白浔......。

前面的故障应该是处理好了,高速上的车像脱缰的马,朝着自己的草原疾驰而去。俩个小时过去了,白浔有些罚,靠着睡着了。

一阵轻微的刹车惯性,白浔醒来。梁安然:服务站,休息一下吧。白浔:好。她刚睡醒恹恹的。梁安然已经下车绕过来给她拉车门,白浔赶紧伸手自己推门,才发现身上披着梁安然的衣服。梁安然已经把门拉开,白浔刚说个安然,后半句我自己来还没出口,就看到梁安然身后不远,陆呈正倚在车门上,抽着烟看着她,带着墨镜,看不出表情。梁安然:怎么了?白浔:哦,没事,你不必这么照顾我,谢谢你啊。梁安然:嘿嘿,就是想这么做,你不喜欢啊,他竟有些害羞似得低了低头。白浔.....心中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姜瑶:啊,到了吗?显然她刚睡起来。梁安然去到后面拉开车门:没,服务站,休息一下。姜瑶:好啊好啊,我正好想去洗手间。一咕噜下车去了。白浔:你先去吧,两人都明白,车里有人睡觉,锁车不好。梁安然:好,我马上回来换你。白浔看对面,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这时,樊宇也醒了,看了看,下车在车边吸烟。白浔也下车去洗手间。回来时,大家也都回来了,一行人站在车边围城一个圈说话,孟俊车上还坐着三个女孩,白浔看见......一行人调笑着高速路上看到的各种盛况,诸如某个女司机憋不住,撑伞解决。几辆车追尾,司机大打出手。某个玛莎拉蒂女司机趁堵车时,跟孟俊搭讪,大家,切...一阵哄笑。白浔觉得一阵目光盯着自己,她扫一眼人群,正是陆呈。她一眼瞪回去。转身上车。

车子驶过高速,将港城的秋甩像身后,黄绿紫红相间的原野匆匆闪过视线,白浔这才发现,秋天也可以这么美,不似春天喧闹的繁花似锦,广袤的天地间不仅有凋零的草,也有正在舒展的绿和红,像这个世界般包容,充满爱意。

两个小时的车程最终以三个多结束,一行人来到一个不大的港口,哪里早有人等着,大家停好车,拿上行李。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叔,着装收拾的很利索,目光温和,忙迎了上来,要接孟俊的行李。孟俊却没让他拿。许叔:你跟我还客气。叙叔的声音很硬朗:少爷,你在许叔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子,需要人照顾。孟俊嘿嘿一笑:我早都比你高了。许叔招呼一群人登船,陆呈走在最后,还有叶时。梁安然要扶白浔登船,白浔笑着婉拒:我也可以扶你。梁安然腼腆的笑笑。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伯壹)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浔,梁安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伯壹)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她非寻常》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浔,梁安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