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华宫燕》华宫燕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阅读 华宫燕强攻

更新时间:2019-11-23 08:50:00

《华宫燕》华宫燕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阅读 华宫燕强攻 已完结

《华宫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奔向原野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宫文敏,云香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奔向原野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华宫燕》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宫文敏,云香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亲们,今天的更新。感谢爱走青云路打赏的币币,么么哒! 上午,莹愫在掌缝部坐下来刺绣还不到半个时辰就觉头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亲们,今天的更新。感谢爱走青云路打赏的币币,么么哒!

...................

上午,莹愫在掌缝部坐下来刺绣还不到半个时辰就觉头晕、耳鸣、心慌、气短,豆大的汗珠也随即从她的额头、脸颊、脖子和后背冒出,不一会儿便弄湿了她的衣衫。

外头一丝风也没有,阳光猛烈似火。

莹愫整个人晕沉沉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她忙放下刺绣靠在窗沿上。她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应该是中暑了。

可眼下掌缝部的工作那么紧。

她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请假,可是浑身的不适又在提醒她不能再这么硬撑下去,于是她对宫文敏说了自己的情况。

宫文敏一看便知她是病了,忙将她扶到一旁的靠背椅上,让她躺着说话。

“你是不是不舒服?”宫文敏问。

“嗯,应该是中暑了,我想麻烦姐姐去膳食间帮我弄杯盐水和一盆冷水来,再带上条毛巾。”莹愫说。

“这样有用吗?”宫文敏问。

“有点用的。”

宫文敏立即去办。

喝了大半杯盐水后莹愫亲自用湿毛巾给自己做冷敷。

这下她终于感觉好受些了。但是头还是很晕,呼吸还是有些困难。

宫文敏便让云香扶她回房间休息。

“你这个样子就别硬撑了,先休息半天再说吧。”宫文敏拍着莹愫的肩膀说。

见宫文敏如此说,莹愫便笑着点头道:“多谢姐姐关爱!”

宫文敏又说:“我让云香待会去药藏局那边给你拿些药去。”

莹愫忙说:“暂时不用,我房间里有我干娘帮我准备的清暑益气丸,我回去吃几颗就好了。”

宫文敏没再勉强,又嘱咐了云香几句,便让她们两个离开了。

莹愫便由云香搀扶着往她的房间去。

太阳火辣辣地照射在她们的身上,让她们不得不微闭起眼睛来。

才行走没过三十步已经大汗淋漓的云香边腾出一只手擦汗边叹气道:“这天气还真得常备消暑药才行。”

“嗯嗯,我那里备有十几瓶清暑益气丸,呆会我给姐姐一瓶吧。”莹愫笑着说。

云香一听也笑了,忙说:“那就多谢莹愫妹妹了。”

“姐姐莫要客气。”莹愫紧紧扶着她的肩膀说,她越走越觉得头晕,生怕自己会晕倒在地。

云香感觉到了,便双手搀她。

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往右拐,便到了华庭院。

忽然,云香停住了脚步。

莹愫也赶忙停住,并朝前方看去。

见前方不远处有两位衣着华丽的年轻女子正在一群宫女的簇拥下朝这边走来。

“那是吴良娣和赵良娣。”云香小声说。

莹愫一惊,忙问:“那我们是不是得避一避?”

“不用,我们退到路旁去行礼就行了。”云香说,说罢便搀着莹愫退至路旁,并拉着莹愫朝她们屈膝行礼。

待得她们走得很近时莹愫悄悄抬眼朝她们望去。

但见两人皆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容貌皆很娇美动人,举手投足间也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再细看时莹愫发现其中稍矮的那位面带着和煦的笑容,另一位的神态则较为冷艳。

就在此时,那位面带笑容的良娣也朝莹愫的方向看了过来。

莹愫躲避不及,便与她的视线接触了一下。

对方朝她微微一笑。非常友好的笑容,令人如沐Chun风。

莹愫不知该如何回应,忙收回了视线。

待得她们走远了,云香和莹愫才继续走路。

莹愫便问云香:“她们中哪位是吴良娣,哪位是赵良娣?”

“长得稍矮些的是吴良娣,不那么爱笑的那位是赵良娣。”云香答,又补充道:“她们两个的交情很好。”

说后面这句话时云香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羡慕。

莹愫点头,没有再问什么。

回到房间,莹愫立即吃了三颗清暑益气丸,又从柜子中拿出一瓶新的送给云香。

云香接过后嘱咐了她几句便离开了。

莹愫和衣躺在床/上。

头还是很晕,汗也在一直流,要想马上睡着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了。

莹愫闭着眼睛想事情。

但是一想事情头就痛得厉害,莹愫只好停止想事,像个木偶般呆呆地躺着。

渐渐地,她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莹愫忽然听到轰隆隆的打雷声,忙睁开眼睛来。

外面此刻正电闪雷鸣。

雨就要下起来了。

这个季节的天气总是这样,阴晴不定。

莹愫忙起身去将窗户门给关紧。

有人拍门,莹愫莫名地惊慌,忙问:“谁?”

“是我。”

楚湘的声音。

莹愫顿时放松了下来,快步去将门打开。

楚湘笑着进了门。

“在那边感觉如何?”楚湘问。

“还好。”

“听说你们最近要给东宫的宦官和宫女们做夏衣,那你们最近估计会比较忙吧?”楚湘问。

莹愫点头。

“自你离开司馔部后我这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楚湘伸手拉过莹愫的手说。

“我一下子也不太习惯,不过没事,我们晚上不是可以一起聊聊吗?”莹愫笑着说。

“也是。”楚湘也笑。

莹愫便拉着楚湘在一旁的木凳坐下,轻声道:“楚湘姐姐,东宫里面的人会经常换吗?”

她想借机了解东宫卫们会否经常换人。

“不会,殿下虽然对人对事的要求都很高,但只要大家不犯原则Xing的错误,是不会轻易辞退的。”楚湘说。

又问:“你担心自己会被辞退?”

“不是,只是想了解一下。”莹愫笑。

“放心吧,以我这两年的观察,当殿下有意考验谁时其实就是在关注谁。”楚湘望着莹愫笑眯眯地说。

听得这话,莹愫心里一惊一惊的,表面却竭力保持着从容。

莹愫谢过楚湘。

楚湘见时候已不早,便起身告辞了。

莹愫目送她离开后重新躺回床/上。

外面雷声轰鸣、狂风怒吼,雨一时半会恐怕是停不下来了。

莹愫闭着眼睛,久久沉思着。

眼下,事情还没有任何进展。

她知道,这种事情拖得越久就越难查。

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

忽然,莹愫想到了什么,又像是想通了什么,神情都变了。

莹愫起身,点燃那盏小油灯,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一小本子,在上面写下了一个日期,又在那日期上画了一个圈。

从这一刻起,她决定主动出击。从这一刻起,她决定变成另外一个人。

天空不会永远被黑暗所遮盖的,要相信这一点。她对自己说。

这一夜,她想了很多,把过去未来都想遍了。

这一夜,她破天荒地没有做恶梦,一觉睡到了天亮。

到得掌缝部,闻莹愫将自己的凳子往靠湖的窗边挪了挪,以便自己离对面的房子更近一尺。

在做着这件事时她朝湖对面望了望。对面的窗户紧闭着。显然,他此刻并不在房间里。他应该是上朝去了。

莹愫忙将视线收了回来。

精彩评论: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奔向原野)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宫文敏,云香),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