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夜噬》月夜诗作反映的节气是 下克上 月夜噬出柜

更新时间:2020-01-08 16:53:03

《月夜噬》月夜诗作反映的节气是 下克上 月夜噬出柜 已完结

《月夜噬》

来源: 作者:lf岚魇 分类:玄幻修真 主角:秦姬,安归

主角是秦姬,安归的小说《月夜噬》此文是lf岚魇原创的玄幻修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眼睁睁看着咏儿心间不停涌出的鲜血,将她的纱衣都浸染得绯红一片,犹如一朵陨落的玫瑰。禁不住咏儿逝去的沉重打击,傅爃失声痛苦着,意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睁睁看着咏儿心间不停涌出的鲜血,将她的纱衣都浸染得绯红一片,犹如一朵陨落的玫瑰。禁不住咏儿逝去的沉重打击,傅爃失声痛苦着,意识渐渐变得模糊,随即便昏睡了过去,漫无边际的黑暗,渗透着丝丝缕缕的寒冷,无情袭来。

“傅爃,傅爃,你怎么了?”

这是,咏儿的声音?咏儿,我死了么?真好,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永远厮守下去了。

忽然感到背后的冰冷之感骤然退却,换而之,是阵阵温暖,泌彻心扉,“傅爃,你是怎么了?咏儿……”

后面的言语,傅爃听不大清了,使劲睁开一些眼来,又看到了昏暗的天穹,朦胧中,还有,咏儿,月儿,秦姬,灵慧,安归……咦——咏儿?!!

傅爃惊讶得当即起身,跟咏儿正脸撞了个正着,“哎哟,疼。”咏儿连忙抬手捂住自己那被傅爃额头撞到的鼻梁,忙问:“傅爃,你这是怎么了?”

“咏儿!”傅爃一坐起身来,当即就将咏儿紧紧搂入了怀中,害得咏儿脸蛋立即变得绯红一片了,咏儿娇喘一声,忙问:“傅爃,你是怎么了?突然就躺在这里睡懒觉了,我还以为你晕倒了呢。”柳眉微蹙,是在为着傅爃居然随地睡觉的陋习而生气。

“呃……睡觉?”傅爃挠挠头,顿感莫名其妙,看见咏儿粉嫩脸蛋泛起的一圈红晕,看她都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了。傅爃也只好嘿嘿傻笑着,尴尬得连忙松开了手。

刚才,难道只是一场梦?可是,又为何来得那么逼真……

安归见傅爃没事了,随即站起身,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小子,想不到你中了法天一剑,正正刺中心脏居然还可以大难不死,真是奇迹了。”

“呃……心脏?”傅爃忙抬手摸摸左心房,的确安然无恙,没错。可是,这被法天刺中心脏的事情,不是早该发生很久了吗,怎么你们现在才来问候……

傅爃再探出头去张望,“怎么法天跟邪龙都跑到那里去了?还有,刑天呢?”

秦姬听罢,忽然面露惊诧之色,柳眉微蹙,“刑天……难道说你刚才见过他?!!”

秦姬话未说完,就听得一声巨响,北边相距此处数十丈的地方随即扬起了漫天尘土,席卷冲上高空。

紧随之便又是一场狂风凛冽袭来,将众人身边的杂草及衣衫都吹刮得萧瑟作响。

这是,怎么……之前好像已经发生过了同样的事情……

傅爃感到头部逐渐变得胀痛了起来,连忙举手过去使劲的抓着自己的蓬头乱发,用力按压着头部,想要藉此减缓痛楚。

法天已经缓缓往这边飞身过来了,安归连忙作出对抗的架势,秦姬也几步上前,将傅爃他们护在了身后,冷眼面对法天:“你到底对傅爃施了什么术?”

“噢?可是,如果老夫也只能无奈的笑说——无可奉告呢?”法天虽然白发苍苍,但言语间流露的语气却丝毫没有一个老者该有的慈善,老练,反而,充满了挑衅的气味。

咏儿看见傅爃这抓疯的模样,惊吓的连忙倾身过去,紧紧抱住了傅爃,不停哭唤:“傅爃,傅爃,你怎么了……我是咏儿呀,傅爃……”

随着咏儿跟月儿,灵慧她们的声声哭唤,傅爃这才渐渐平息了下来,头部的剧痛已经缓缓退去了,继而怒视那边悬浮在安归跟秦姬面前不远处的法天,沉默不语,太多的疑问,傅爃都埋在了心底,接下来的,待到那边飞扬浑浊的尘土散去,真相便可大白了吧。傅爃又往那边发出巨响的地方眺望过去。

法天悬浮得离安归只有数十尺了,望向傅爃,再低头看看自己手中握着的泣涙,突然狂笑道:“哈哈哈,想不到,这泣涙所蕴含的招式还远不止‘天罡征伐’这一招半式啊,刚才的幻境,她们是看不到的,不过傅爃你,应该是切身体会得到了吧?”将泣涙往下一挥,“那一招,老夫就命名为‘镜花水月’,哈哈,好名字,好名字。”自言自语着,将泣涙拿在手心放置腰间:“身为泣涙新主人的我,对你所看到的幻境自然也是最清楚不过的,你看到的,便是你最害怕的,你最害怕的,即是你最不愿看到的,不过,泣涙却能够让它一一实现,让你在无尽的痛苦边缘不停徘徊,在老夫解除幻境之前,你都将永远沉睡下去,哈哈哈,此等术式,已是七界罕有,乃世上最为顶尖之境界,如今泣涙为我法天所有,其中蕴藏的术式亦为我法天所用,从今往后,天下苍生,即唯我独尊——”

这么说来,刚才的那一剑,他并没有刺中自己的心脏,也就是说,傅爃并没有死过一次,可是,又为何会再次听到那个女子的呼唤之音呢?

傅爃越想越头疼了,猛的一甩头,干脆先把这些困惑搁置一边,不去多想,转身伸过手去,轻轻的给咏儿擦拭掉眼泪,微微一笑,柔声道:“傻瓜,再哭就不好看啦,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恩。”咏儿也一脸幸福的对傅爃笑答。

遭受了刚才的幻境吞噬,傅爃已经深切意识到了,咏儿在自己心中的分量,咬咬牙,下定决心:我,要变得更强,绝不可以再让咏儿遭受委屈!要守护好身边的所有人!

站起身来,对安归沉声道歉:“对不起,师傅,你的剑,我一定会替你抢夺回来的!”

安归却没有说话,忽然横过手来,一把拦住傅爃,将秦姬也拦在了后面:“徒儿,你不是他的对手,如今又来了一个灵力无比强大的劲敌,我们此战的胜算便是更加渺茫了,这里暂时由我拖延,你们赶紧回去吧。”

“大叔,我不走,我们要跟你一起走。”灵慧死活都不肯离开,傅爃等人亦同样不愿离去,傅爃上前一步,将安归横在跟前拦住自己的右手缓缓按下,“就算不是他们的对手,本大爷也绝不可以逃避的,我要,变得更强!”眼神犀利无比,让安归看着都觉得寒心,继而,便是自豪之感,他为能有傅爃这么一个好徒弟而自豪,会意一笑:“哈哈,不愧是我安归的徒弟,如果徒弟不嫌弃,以后若想再添多几个妻妾,我的女儿灵慧大可许配给你哈,也算是郎才女貌了。”

灵慧听罢,脸蛋顿时胀得通红了起来,嘟起小嘴,气得直跺脚:“大叔,你在胡说些什么呀?!!”

秦姬跟咏儿听后,醋意很快就都萌生了起来,又相视一眼,彼此慌忙别过脸去,月儿也是一丝奇怪的感觉,感觉酸酸的,苦苦的,月儿自己也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

傅爃回头看见身后四个美人的神情了,连忙冲安归直摆手,“嘿嘿,灵慧她喜欢的不是我,而且我们也只是兄妹相称,虽然很可爱,我也蛮喜欢,不过这样强人所难也不太好吧……”

“傅爃!”咏儿柳眉紧蹙,瞪着傅爃,傅爃连忙赔笑,“嘿嘿,开玩笑,开玩笑的。”

法天见他们居然还有这个闲心打情骂俏的,怒火攻心,回头对邪龙道:“邪龙,那不速之客,就交给你了,眼下这几个楼兰的喽啰,统统交给老夫处置便是。”

“恩。”邪龙点了点头,接着便举步走向了那边尘土漫天飞扬的地方,淡淡一笑:“战神刑天,好久不见。”

“是哈,好久不见。”一个穿着白银盔甲的中年男子随后也从漫天的浑浊尘土之中走了出来,同样一脸淡然,看着亦是英俊非凡的,手里握着一把泛着金光的长戟。

傅爃眺望过去之时,同样也是微微吃了一惊,想不到,他的那身打扮,竟然跟自己先前遭受的幻境如此相像,只是此刻周遭的情形有些不同而已。

如此一来,咏儿……傅爃剑眉紧锁,握紧了拳头,没有仰望那悬浮于半空的法天一眼,而是死死的盯住了数十丈外的刑天,暗下决心:一定要赶在他对咏儿动手之前,杀了他!

法天随后将泣涙往众人这边指来,“你们,是想趁早解脱,还是想留待尝尽了人间苦痛,方才含恨永睡呢?”

安归砸吧着厚嘴唇,刚要说点什么,却被傅爃再上前一步给抢先了:“好你个老头子,本大爷还没使出半点功力呢,你少在那里嚣张。”

“哦?”法天听见傅爃骂自己老家伙后,心中怒火顿烧,却还是不露于声色,冷笑道:“如此一来,你,便是我今日要杀的第一个人?噢,不,不,你该说是人呢,还是魔?干脆说成是半人半魔好了……”

未等法天调侃完,傅爃就已经腾地跃起,冲法天抡起拳头砸了过去,边大喝一声:“少在这里给本大爷啰哩吧嗦的,老家伙,你很碍眼啊!”

语毕,一拳砸下。

法天只轻轻的一抬手,便一掌将傅爃的砸拳接了下来,轻蔑的眼神:“难道堂堂一任魔王使出浑身解数了,也就只有这般本领吗?”

傅爃一咬牙,忽然嘴角上扬:“嘿嘿,老家伙,你也别高兴得太早。”

精彩评论:

popo上的np肉文,四星。除了肉写得好之外,这文的有趣之处在于女主(秦姬,安归)尤其胆大心黑,一脚踏多船,劈腿快劈成章鱼了吧,经常摇摇欲坠快翻车了也能若无其事地圆回来。剧情也偏现实向,不存在一见钟情和至死不渝——原来夜店咖的碰到女主(秦姬,安归)之后还是夜店咖;被女主(秦姬,安归)绿了的idol也会想报复给女主(秦姬,安归)戴绿帽;花心渣男和女主(秦姬,安归)上了床也仍然是花心渣男。但由于女主(秦姬,安归)比他们所有人都更渣,所以此文依旧苏爽。【雷点】:这两天剧情有如脱缰疯狗,不知道作者(lf岚魇)是不是刚从玛丽苏学院进修回来,女主(秦姬,安归)的形象突然变得酥雷酥雷的,本来只是个美少女,现在往绝世妖姬的方向狂奔了,有点尬

《月夜噬》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