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夜明暮春》月请夜明 XXOO 月夜明暮春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20-06-16 08:48:31

《月夜明暮春》月请夜明 XXOO 月夜明暮春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月夜明暮春》

来源: 作者:喻小离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路远,练剑

火爆新书《月夜明暮春》是喻小离所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主角路远,练剑,书中主要讲述了: 夜色微凉,大雪还未完全消。 温暖的房间里,点着摇曳的火烛,晥晚轻轻去取下戴在脸上的银色面具,红色的光晕落在她光华的脸上,印着她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微凉,大雪还未完全消。

温暖的房间里,点着摇曳的火烛,晥晚轻轻去取下戴在脸上的银色面具,红色的光晕落在她光华的脸上,印着她顾盼生辉,灿若星辰的眸子。

晥晚垂下眼眸,随意披散的青丝动作间落下。

怀里的孩子,竟然已香甜的睡去,嘴边还留着憨甜的证据,伸出修长的玉指用力的戳戳粉嫩的脸蛋,睡梦中的婴孩,皱着眉咿咿呀呀,脸颊鼓鼓囊囊。

晥晚忍不住轻笑,喃喃着:

“我见过你万夫不当的样子,见过你不问世俗,见过你君临天下的冷漠,见过这许多的你,却还是第一次见你这般恬静的睡颜......”

晥晚眸子里的清澈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唯有浑浊混沌之意,幽暗悲戚。

霄远路不知道,其实除了奶娘,晥晚也给他喂过奶,那是作为奶娘的妇人,还未从昏迷里醒来,晥晚让人讨来了新鲜的母乳,用木雕刻而成精致的勺子,一点点的喂入他嘴里,一坐便是一个时辰,坐的腿都麻了。

霄远路也不知道,其实他第一次开口,喊的便是,晥晚。

两三岁时,霄远路总是跟着晥晚,看她练剑时风姿卓越,墨发飘扬,嚷嚷着要和她一样厉害。

后来晥晚教他练字,练的最好的字便是,晥晚。

五六岁时,霄远路的聪明开始展露无疑,有时晥晚教他的诗,不过片刻便可以倒背如流。

霄远路儿时最喜欢的诗句叫做,远路应悲春晥晚,那时他觉得这个诗句把他和晥晚连在了一起。

后来才知,远路应悲春晥晚。

有太多霄路远还未搞清就随着时间流入隐晦的事情,有太多他心知肚明却只字不提的往事。

后来,他就不再总是晥晚,晥晚的叫了。

晥晚斜靠在树枝上,拿着手里的酒壶,往往白齿红唇里倒去,眼睛不时扫过拿着扫把,一脸淡漠的霄远路,不知道何时起,那个总是晥晚,晥晚的明美少年已经不见了,渐渐的他开始性格变得隐忍,冷淡。

或许是,知道了自己父母的深仇大恨,又或许他终究变成了他。

霄远路扫过地上落下的樱花,晥晚极爱樱花,比上桃花妖艳几分,却又没有梅花的孤傲,所以这灵山千里种满了她最爱的桃花。

霄远路看着树上的少女,九年,整整九年,她的模样和从有记忆开始,尽无半点改变,依然娇俏美艳,灵动出尘,还是那般古灵精怪的少女摸样。

霄远路淡淡地开口:“什么时候教我武功,如今我已九岁了。”

晥晚看着婴儿肥还未消失,眸子里却装着老成的小小少年,不由得笑道:

“等你过了九岁的生日吧,还有十日便是了。”

霄远路也不再说话,只是又低下头,开始扫地。

晥晚总是罚他扫院子,背不好诗要扫院子,不认真看医书也要扫院子,记不得兵法也要扫院子。

一年四季,总能看见他小小的身影在院落里。

直至扫完,两人都无言。

霄远路放下扫把,不顾晥晚,走出院落,向着山下走去,在这灵山上,唯有晥晚一人孤寂的住在山上,现在多了一个他,而其余的灵族之人,都在山腰或者山脚居住。

渐渐的人烟开始多了起来,不似晥晚宫殿的冷漠,四处炊烟袅袅,一片祥和温暖,路过的灵族之人看见霄远路,都会笑着打打招。

直至走到一个酒楼前,霄远路才停下脚步,刚刚步入其中,熏天的酒气扑鼻而来,只见一个穿着鹅黄色流苏裙子的少女,围在一个健壮的浑身酒味的男子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感受到有人走入,两人齐齐转过头,那男子赫然是霄羽,而女子名叫月白,本是晥晚为了让霄羽断臂重生而派去的灵族医者,因为对外面的世界很是向往,总是缠着霄羽给他讲外面的故事。

看到来人是霄远路,月白笑盈盈的迎上,出声喊道:“路远弟弟,你来啦!”

身旁的霄羽也站了起来,冲着霄路远行了礼,说明来意,邀请他们去参加十日后他九岁的生晨,其实这是晥晚的注意,强行要他来转达。

晥晚最爱热闹,却因困在这山中,不得热闹,故此每逢霄远路生日,她总是要大肆庆祝。

十日后

山顶主殿,挂满了红灯笼,灯火通明,一扫往日的冷清,宴桌摆的满满的。

灵族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了,他们何尝不知,这生辰如此热闹,不过是圣女独爱这热闹喧哗。

酒席间,霄羽拿出了自己的礼物,那是把已经很久未曾出鞘的剑了,坐在上位的晥晚眯了眯眼睛,喝了一口酒,开口道:

“好剑!”

那是霄远路父亲霄云山的剑,霄云剑。

霄羽开口道:

“这把剑,是主人曾经的配剑,如今属下把他还与少主,只望少主,至善至义,不辱当年。”

霄远路接过剑,眉眼之间依旧是那么淡然,冷漠,。

这是他从未谋面的父亲,却已要担起这血海深仇,年少的霄远路难免有些酸涩。

乳母送了他一个香囊。

灵族众人,送来珍贵的宝石,利剑,绸缎。

直至宴会的最后,三三两两离场,霄远路也未等到晥晚的礼物,面上虽无异,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失落。

宾客散尽,霄路远没有回到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望月崖,站在崖边,看着手里的剑,眼眸里生出了迷茫,终有一日,他会用这把剑,杀死所有伤害父母族人的人,那些他不曾相识,却有血海深仇的人。

身后银铃声交错,霄远路不用回头,知道是晥晚。

一块形似月亮的石头,塞在了他小小的手里,身后传来少女动听的声音:

“生辰快乐。”

霄远路摸着光滑剔透的月亮石头,问道:“这是什么?”

“琉璃月石。”

“有何用?”

良久,霄远路都未听见少女的作答,疑惑转过头,只见少女抬着头望着天际的月亮。

今夜的月亮,格外的圆,格外的亮,灰黄色的光晕氤氲笼罩着少女,添上了几分薄凉和看透浮世的沧桑,霄远路还是等来了答案。

“作用吗?望你一世如月般出尘皎洁.........哈哈哈,开玩笑啦,这石头有固体强身之用,带着它越久,对身体越好,连伤口的治愈速度也会快上几分的。”

短暂的沉默,少女本还朦胧的眸子,又恢复了清澈,娇笑着说石头的作用。

“晥晚,我父亲的功法你可会?”

晥晚蹙着眉嘟起嘴唇,笑盈盈的:

“当然,不过你叫声师傅来听听,嗯?”

霄远路没趣的打量了晥晚一眼,站起身就走

“不叫。”

晥晚跟在身后打趣道:

“哎,师傅我伤心啦,明日怕是教不了你了。”

霄远路一愣,转过来生硬的蹦出两个字:

“师傅。”

晥晚笑得更欢快了,追上走在前面的小小少年,捏了捏他的脸,调笑到:

“叫得亲热些,哪有人叫师傅这般生冷的。”

霄远路别过头,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异色,脚步更快了,留下原地捧腹大笑的少女。

走到小屋的门前,忽然霄远路转过头望着晥晚,眸子里不再是淡然,而是不确定的迷茫:

“晥晚,我与父亲与他的仇人们不过是素未谋面,我当真应该屠戮吗?”

晥晚一愣,她显然没想到,还是小小少年的霄远路,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语。

不回答他,抬起眸子看着月亮,清浅的笑到:

“从心便好,尽欢便是,你虽心善,却救不尽这天下人,无论是仇人也罢,恩人也罢,谁不是独有苦衷。”

晥晚的话很简短,听得霄远路一时间不知到底该如何,云里雾里,回过神时,晥晚已经远去,留下霄远路一人。

霄远路也抬起头看看头顶明亮的月光,耳边想起晥晚之前送他礼物时说的话:

“望你,如这月一般………”

看了良久,霄远路终究收回目光,他不懂,也还不明白,可是终有一天,或许他一定会明白的。

精彩评论:

黑暗向,种马推土机,春秋时期。不得不说这主角(路远,练剑)原先是还有感情的,当真心爱主角(路远,练剑)的两个妹子被一个算是爱主角(路远,练剑)的女主(路远,练剑)嫉妒给阴死,甚至连孩子都流产了。虽然 这女主(路远,练剑)被主角(路远,练剑)关一个院子给关疯了。但这主角(路远,练剑)彻底成推土机,没有感情了,一路BABABA推倒N个妹子,大结局更是丧心病狂和自己的女儿BABA还生下孩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