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黩武录》黩武是什么意思 YD 黩武录强攻

更新时间:2020-06-19 08:47:29

《黩武录》黩武是什么意思 YD 黩武录强攻 连载中

《黩武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不自由 分类:武侠 主角:白一子,余庆阳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不自由原创的武侠小说《黩武录》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白一子,余庆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关令之还是昏迷,被丢在马上,双宿只好背着剑匣跟在余庆阳白一子身后,一步一步走着,几人下山速度虽说不上慢,倒也称不上快,白一子顾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关令之还是昏迷,被丢在马上,双宿只好背着剑匣跟在余庆阳白一子身后,一步一步走着,几人下山速度虽说不上慢,倒也称不上快,白一子顾自看山赏水,时不时给双宿指指点点青黛层叠如何绮丽,仿似游山,并不关心余庆阳一路上如何心情焦灼,只是等着余庆阳自己开口。

曹双秀身亡只不过半天,所为何事来到凉山,来到凉城之后又被何人所杀,皆没有线索,只有后心的那处刀伤将线索指向唐玉春。余庆阳手中线索就只有唐家堡这一条,还被人轰了出来,只好跟着白一子下山,想从这位剑宿身上探寻些唐玉春的消息,所幸白一子没有在意自己的跟随。可路上又途遭变故,这才明白白一子又何尝不是想从到唐家堡探案的自己身上得知些消息,才与自己结伴下山。

可毕竟不是寻常案件,遇害的又不是寻常人,事关权倾朝野的曹尚书,白一子虽为武道名宿但毕竟也还是江湖人,其中原委余庆阳本不好相告。

可白一子要找唐玉春,自己也要找唐玉春,唐家堡恐怕出了变故,关令之被唐三娘秘密遣来告知还被善财众三钱杀手截杀,可见唐玉春行踪一事事关重大,有人不愿余庆阳及白一子知道。所以白一子才会说,杀手为何会在这儿,要看余庆阳自己为何在这儿。

余庆阳来到凉城数载,深知小小凉城官家触力有限,不然一直一来也用不上和唐家堡进行官民合作了,如今江湖恶类善财众又牵扯进来,这事发展至此,只怕已经不是靠余庆阳自己和本地官家能应对得了的,反正都要寻唐玉春,若白一子愿提供助力,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前辈……”余庆阳心思一定,便开口道。

“哦?这一路上沉默不言,我还以为余捕头成了哑巴了。想好怎么说了吗?”白一子听到余庆阳开口,便停下了脚步,顺便帮双宿扶了扶剑匣免得摔倒。

“敢问前辈可知曹公?”

“曹公?当今世上,除了那兵部尚书曹正,谁人还敢称作曹公。”

“没错。”

“唐玉春一事与他有牵连?”

余庆阳听到白一子发问,一时有些错愕,思虑如何细说,白一子也不催。

“前辈知不知,那曹公膝下有名风华名盛的公子?”

“风华名盛……曹公膝下曹二公子曹双秀,诗书一绝盛名于当世,余捕头说的可是他?”白一子脸色微正,正在树根边撒尿的双宿也探头看了一眼余庆阳。

“那曹二公子近日也来了凉山,今早丑时在了凉城一富商府内被人刺杀……”

“人……果真死了?”

“尸身上仅有一处刀伤,在后心,一击穿心已够致命。但凶手还是没留余地,澎灌了内力,内力在曹二公子体内积藏运行了数时辰,搅碎了心脏,彻底绝命。”三言两语间,余庆阳只看到白一子眉头已经皱在了一起。

“这等武技……”白一子缓缓转身皱着眉头看向远处的唐家堡,“唐玉春的刀法,藏春刀……所以,你会来到唐家堡。也所以,你没急着下山,反而跟着老朽慢悠悠地走着,想打听唐玉春。”

余庆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白一子的背影,二人都陷入了沉默。

良久,白一子回头,丢给余庆阳一封信笺。

余庆阳接过信笺,未等拆开视线便被吸引住了,因为上面落款正是曹双秀。余庆阳猛然抬头看向白一子。

“那曹双秀,算是老朽的半个徒弟。”余庆阳递回信笺的时候,看到此前一直淡然的白一子眼神里首次有了些萧索的复杂。

……

……

……

闹市熙熙攘攘,往来皆是逐利。小铁匠看着人来人去,倒也有了一些享受的感觉。自己打小跟着仇爷爷,吃的饱睡的好,虽然仇爷爷脾气古怪了点,语气凶了一点,打屁股疼了一点,可也能感觉出对自己很是关爱。自己九岁那年,第一次偷摸着帮隔壁二剩叔打了个铜盆,仇爷爷背着自己高兴的笑出满脸褶子的侧脸,小铁匠至今还清晰记得,那是仇爷爷为数不多的笑容了。

按说世人皆有父母,这是天理,可也难免有的人不受父母养育,这也是会有的情况,毕竟这世上那么多人,老天爷偶尔落失一二忘了给孩子安排父母也能理解,自己虽然打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长啥样,也不知道他们的故事,可有仇爷爷,小铁匠也很满足。

虽然自己难免心生好奇,但仇爷爷不跟自己说父母的事,小铁匠也就不想着去问了。他不想因为自己对父母的想法,而让仇爷爷伤心。每天这样帮爷爷做做锻工、打打铁,做了好买卖加餐吃个鸡腿,小铁匠就已经很满足了。

小铁匠把锄头分递给一众农忙需求的客人,收下了钱数了数,又开心地笑了,今晚又能给爷爷买酒喝了,这样仇爷爷就用不着因为背疼睡不着觉了。

“仇爷爷……”小铁匠握着钱大喊着跑进屋,刚想告诉仇爷爷做了笔大买卖,又偷摸拿了几个铜板别在布腰带里藏了起来。最近爷爷老对着自己叨咕着说马上自己就要十四岁了,说要把钱存起来给自己讨媳妇,很久没有花钱买酒了,小铁匠得一点点地藏铜板,凑够了给爷爷买坛好酒,让爷爷好好过把瘾。

“仇爷爷,又卖了几个锄头!客人都说仇爷爷打的农具可好用了!给,这是钱!”

“放盒子里吧!”铁砧前的仇五听到小铁匠的话也不回头,跟往常一样让小铁匠把钱放到钱盒里。

“放那了!蔡大妈刚刚让我过去拿点菜,仇爷爷咱们今晚吃啥?我顺道去买点。”

“你看着买吧,你想吃什么做什么……不要买酒啊!”

小铁匠看着仇五佝偻的背影撅了撅嘴,从水缸里捧了把水往脸上一呼噜算是洗了脸,也不管缸里飘着的的铁屑铜灰。小铁匠又顺手拿了条灰黄的毛巾仔细洗了洗,准备过去给爷爷擦擦汗。

“仇爷爷?这是个啥?”小铁匠走近之后看到仇五正脸色严肃地对着铁砧,铁砧上摆着一块布,布上是一大块黑哑的料子,那料子似木似灰,也看不出是铁还是什么铜,但直觉自己的眼神被吸了进去。

小铁匠不自觉想用手去摸摸看,仇五看到小铁匠探来的右手,赶紧痛打一下,“别乱摸!”

小铁匠疼呼之下,心神从那料子上边归了回来,晃了晃脑袋。

“好奇怪的东西……爷爷打算把这锻成什么东西?”

“问问问,就知道问,屁大点事都问!老子要锻什么用得着你管!还不赶紧拿菜去,别让蔡大妈等急了再揪你耳朵!”

小铁匠一听揪耳朵,撒腿就往屋外跑。

“臭小子,别买酒啊!”

“知道了!我去了啊!”

仇五看着小铁匠跑出去的背影,笑骂一声。

“呵呵,这臭小子……”

仇五又转头看向铁砧上的那块哑黑料子,随手抄起一个小铁锤轻轻一敲,料子纹丝不动,只一声戛然的铮响,铁锤触及那料子的一边竟是溅起无数铁粉,铁粉飘洒落在料子和铁砧铺着的布上。落在布上的铁粉还在,料子上的铁粉却完全消失不见了。

仇五举起少了一截的铁锤,看着料子皱着眉头用鼻子哼了一声。

“哼!这么多年没动你,这次可由不得你了……毕竟那臭道士,都派人找上门了啊……”

……

……

……

王府内,宴庭华门紧闭,下人早已被王员外支走,庭内只有王员外与忘机相对而坐。

忘机一杯接着一杯慢悠悠地喝着,王员外虽是满心焦急可还是在旁抹着冷汗静等。曹双秀来自己府上一事,他未曾与人说过,对府内下人都只交待是贵客,未曾托出过身份。

曹双秀身亡后,经余庆阳交待,也未曾走露消息,这名叫忘机的小道士是如何得知自己府上刚死了人,听这小道士所言,似是知道这死的人身份关系重大,可王员外又不确定忘机是否真的知道那么一清二楚,也不好唐突发问,只觉心情异常烦躁。

“嗯,狂药入肚,贫道这五脏庙也大为舒服了。”忘机把着碧玉金边的空酒杯,霞光透过酒盏在忘机脸上映着一阵辉光,清瘦的脸上竟也显出几分贵气。

“道长若是对这金缕碧光杯看得上眼,尽管拿去。”王员外半拱着手说道。

“这物件虽是漂亮,可于贫道来说不过是身外物,王员外自个儿留着吧。”

“那道长对酒可还满意?”

“满意,十分之满意。王施主太客气了,这酒有十年窖藏了吧。”

“道长果真神人!连窖藏几年都尝得出来!我这就命人给道长包上两壶!”投其所好向来是商人好使的手段,这个本事王员外倒也修得不差。

忘机看着王员外一脸故作爽朗又带着几分僵硬的讨好,笑容颇有些玩味。

“酒的事稍后再说,施主既诚心端上好酒,贫道也须帮施主解忧一二,不然岂不是有违太玄教诲。王员外,你说是吗?”

“对……”对字还未完全出口,王员外赶忙清咳两声,“咳咳,鄙人欲善信道统许久,奈何未曾有过机缘,若道长愿显露天机,鄙人定向太玄府奉上善金!”

“奉不奉善金倒也不必如此强说,太玄也不在意这个。王员外若是心诚,你只管向东摆碗五谷就行,若心不诚,太玄也不强求。”忘机捋了捋鬓间垂发。

“王员外,你可知你府上苦主身份?观贵府之气,紫黄悬于青上,东南为最……”忘机说完,见王员还是满脸的虚疑,接着说道,“王员外你虽为一方绅豪,但紫黄之气常人不得有,是以贫道知道府上近日来了贵人。紫黄冲于东南,这贵客落榻在贵府东南角,对或与否?”

精彩评论:

七死八活的围棋小说,好看是好看,就是是不是的断更。之前还好,但是现在有TJ记录了。有点小怕怕~~总的来说这《黩武录》外挂设计很不错。但是,总感觉要写崩了。因为下围棋,不像是一般的小说可以打怪升级。有不同段位,主角(白一子,余庆阳)一下就可以打到李昌镐了。你一直赢下去才爽,但是你总不能持续连胜啊。要我说,该每个段位不停的狂胜,然后1段1段的升上去,持续的爽,刷副本先从小比赛开始,打国内业余,然后职业,然后世界2流,世界1流,最后打BOSS,就和网络升级小说一样。但是可能不太符合围棋的制度吧。哈哈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