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半神旅社》半神与幻想乡 Basher 半神旅社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19-09-07 00:53:14

《半神旅社》半神与幻想乡 Basher 半神旅社章节目录 连载中

《半神旅社》

来源: 作者:鱼法以北 分类:现代都市 主角:茂生,云冽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鱼法以北原创小说《半神旅社》,主角是茂生,云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云冽极不情愿地走出电梯,天色不过刚刚暗下来,母亲就催着她回家休息。其实她根本不愿意回到自己的家,总是觉得亡魂依旧在那里徘徊,但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冽极不情愿地走出电梯,天色不过刚刚暗下来,母亲就催着她回家休息。其实她根本不愿意回到自己的家,总是觉得亡魂依旧在那里徘徊,但她亦不能告诉母亲,让老人家担心。

她看了看手表,时间尚早,于是没有直达地下停车场,决定先去附近吃些东西。

新建医院的大堂灯火安宁,却传来男人突如其来的呼喊,“救救我老婆吧,她快要生了,好多血,好多血啊!”

训练有素的医生和护士推着面色苍白的孕妇急急奔向专用电梯,从她身边奔驰而过。她惊讶地看到赤着上身的精壮男人竟是茂生,混乱之中,对方自是不曾注意到她。

云冽急急按住另一部电梯,快速浏览着电梯门旁的楼层指示牌,茂生的焦灼让她想起那夜将母亲送医的自己。

电梯甫一打开,云冽就疾步向产室的方向跑去,彼处已经亮起了猩红的警示灯,像是一只不详的独目,在挑选着献祭的供品。

她茫然四顾,茂生不在这里。她以为他已经跑去交费,或者去买必须的妇婴用品。这生产突如其来,那个一向朴素持重的小伙子,居然来不及套上一件上衣,云冽真担心他有没有带足诊金。

她正想拿出手机,却听到有人在吟诵着什么。因着一直修习语言,对于诗句韵律她倒是十分敏感。

她循声而去,在楼梯的拐角看到茂生,男人正跪在那里,双手交叉在胸前,裸裎着黝黑的脊梁、坚实的腹肌,让云冽想起文艺复兴时代的那些作品——充溢着力与美的男体。

但真正吸引她的是男人此刻咏唱的诗句,她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也热爱着诗歌,

“我的爱人,

我那月色般皎洁的爱人,

今夜,我要为你奔赴幽暗的地府,

宛若传说之中的英雄,那名为俄耳甫斯的琴手;

我的爱人,

我那新银般闪耀的爱人,

让我呼唤你的名字,

那方正的汉字,必如贯穿苍穹的闪电,

照耀你的泅渡;

我的爱人,

我那金黄麦田之侧黑眸的爱人,

让我抚摸你温柔的双手,

让我许你此生不离;

我的爱人,

我那被横祸侵袭的爱人,

让我驱离死神的黑镰,

让我为你奉上驰骋的马群;

我的爱人,

我要你灿烂的双眸

宛如烈焰般的红鹤翅翼闪动,

——哪怕献上罪者的魂灵。”

千良在医院上空盘旋着,他稍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跟丢那一家三口。

他飞旋而下,向妇产科的窗口飞去。窗边两道黯淡的影子仿佛鬼魅般模糊难辨,却也渐渐在晦暗的天色中聚拢成形。

那珍珠灰的颜色,像是被车灯陡然照亮的一团迷雾,让人看不清雾气背后的是道路还是断崖。

千良心有哀伤,自己终归迟来至此。那两道灰暗的身影,已经化作一个怀抱孩子的妇人。想来那怀有身孕的女人应是已遭不幸,眼前存留的不过是母子二人的残识罢了。

千良抬起右手,想用巫术暂时护住这两道残识。如果能让她与丈夫说声道别,再让男人看看自己的孩子,总是好过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

巫术的光辉宛如萤火般在依稀的夜色中飘摇,萦绕在那对母子的身边。千良不忍去看那妇人悲戚的容颜,他转过身去,望向妇产科的长廊,他几乎可以听到男人粗哑的哭喊——那满怀期待再到一无所有的神伤。

疼痛忽而从指尖传来,宛如在抽取新拆封的A4纸时,被锐利的边缘划破了皮肤,痛感并不强烈,却因为突发而至,而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他回望着萤火之中的女人,自己的巫术已经被撕裂了,那些光芒像是被疾风吹散。

女人的形象已经改变了,再也不是飘忽不定的残识,已然有了宛如肉身的实体。她立于高高的窗台之上,漆黑的羽翼如同裂帛在依稀的夜色中高高飞扬,宛如即将迁徙的天鹅,要隐入遥不可及的天际。

她指甲乌黑尖利如爪,她的乌发与暗绿色的修长羽毛混于一处,怀中的婴孩也醒了,露出猩红的双目与森然的獠牙。

千良心中一惊,挥手间银白色的结界就笼罩了女人的立足之地,“是因为失去孩子与爱人的苦痛而化作妖魔吗?”

女人看了一眼对面的少年,便掠翅而上,却在结界的穹顶之下,四处不得出路,“放了我,放了我,我要去见我的丈夫,我要让他看看我们的孩子。”

千良看着眼前的妇人,她显然并不知晓自己此时的境况,“你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吗?看看你的孩子。”

女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如同冬日被大雪所困的寒鸦,那婴孩被她抖落在地,在结界中扑腾着手脚。女人侧过身,不愿再去看自己所诞下的怪物,却在身旁的玻璃窗中看到自己的模样。她跌坐在地,撕扯着自己头发间的羽毛,仿佛如此,便可不再遭受折磨。

“你已经是姑获鸟了,你的孩子也变成了妖童。”千良注视着不断抽泣的女人,萧杀的冰霜正在掌心汇聚。

“姑获鸟?那是什么?”女人瑟瑟发抖,黑色的双翼收拢在背后,像是一件悲哀的披风。

“因难产而死的女子,因着怨念而化作的妖物,你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那我会怎样?我的孩子会怎样?”母性的本能让她向那猩红双目的婴孩伸出手去。

“姑获鸟会在风雨晦暗的黄昏前往婴儿出生之地,抢走别人的孩子。你的孩子日后大概只能以吸食鲜血为生了。”千良尽量放缓了语调,不让自己显得太过残忍。

女人抱住了婴儿,轻轻抚慰着,孩子渐渐平静了哭声。

“其实我有时闲来无事,也会看一些登载超能力事件的杂志。你就是那样的超能力者吧。”,她站起身来,露出一抹微笑,褪去一脸的惊恐后,她其实是一个容颜清丽的女子。

“你可以帮我给丈夫传话吗?并且让他相信那些话就是我的嘱咐。”

千良点了点头,女人的思绪流水般涌入他的意识,从穿衣出门到回家煮饭,事无巨细,一一叮咛。

千良接收完那些讯息,竟有些哽咽,“您还有什么心愿吗?”

女人虚弱地摇了摇头,“现在请杀死我们吧,我的丈夫一向善良忠厚,我们一家都是很本分的人,我怎么能变成偷人孩子的妖怪呢,我的孩子也不可以是吸人鲜血的怪物。”

风雪在指尖发出刺耳的嘶鸣,千良从没感到自己的力量竟是如此冰冷,此刻亦只有眼角溢出的泪水才是温热的。

他举刃前行,却看到那对母子变成了珍珠灰色的两团迷雾,渐渐消失无踪。

云冽看着眼前的茂生停止了吟诵,拍了拍他的肩,男人的皮肤带着雄浑的热度,蒙着一层绵密的汗珠,“茂生,怎么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男人回过头,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女士,这位购买桶装水的客户,总是仪态优雅,他张了张干燥的双唇,“云老师,您也在这里,我……我……”

他像是刚刚意识到自己赤裸着上身,只穿着一条家居短裤,样子颇有些局促。

“你在这里做什么?你的妻子还好吗?你有没有带够钱?”云冽毫不在意地发问着。

茂生忽而大力地捶打着脑袋,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们去坐一下,走吧。”云冽拉过茂生的胳膊,扶着他走向长廊的塑料座椅,男人的臂膀雄壮有力,像是滚烫的岩石。

“全怪我,想着再多存一些钱,再离开那里。我们隔壁的租客一直在养兔子出售,但是根本不喜欢打扫兔笼。兔子的尿液气味真的很不好。”茂生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不愿再回忆起不久之前的一幕幕悲情。

“我刚洗完澡,便开始做饭,我们租的房子,没有单独的厨房,所以油烟都会溢满整个屋子,不知道是不是兔子的气味与油烟混在一起,加上她就要生产,身子虚弱。

于是呕吐不止,我听到她对我说,我们出去吃吧,别做了。她走向门口,就一下子摔倒在地,然后……然后……”

男人抱头呜咽着,云冽心中一紧,这年轻的男人,和她做兼职教授时指导的学生们,和那些到单位见习叽叽喳喳的外文系女生们真的差不多大,依旧是些孩子呢!

但他的生活绝不会充满着英文小说、莎翁戏剧排练、最新美剧、逃课、恋爱、通宵电玩。他已经在讨生活了,唯一的依凭也不过是那一身气力,此刻又要妻离子散。

云冽抱住男人不断颤抖的身体,轻轻抚慰着他,“别怕,不会有事的,这家医院的水平很高超。”

男人渐渐平静下去,不好意思地擦了擦脸,盯着手术室上方的红色灯泡。云冽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问道,“茂生,你刚才在楼梯那里做什么?你喜欢诗歌吗?你刚才说什么献上罪者的魂灵。”

男人露出不解的神色,“楼梯?我真的记不清了……诗歌……云老师您不要开玩笑了。我几乎没读过什么书,就出来打工了,怎么能说出你那么有文化的句子。”

云冽点了点头,与他一起看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

千良飞身跃入医院的长廊,追寻着那对母子的痕迹,却也只看到那个小伙子和那位蛇毒事件中的女士在对话。他走向楼梯的拐角,那里的水泥地上还留着一点濡湿的痕迹,像是汗水滴落在地。

千良在空中划出符文,施展着探察术式,那个男人的咏唱再度字字入耳。他同时听到手术室的门扉哗啦一声打开了,紧接着是男人急切的询问,医生的一句母子平安,男人道谢的声音因为激动而结结巴巴。

他听到那原本已经变成妖物的女子在虚弱地笑着,“茂生,我像是做了一个荒唐的梦,梦中我居然能飞

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茂生,云冽)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茂生,云冽)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茂生,云冽)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