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涅槃归来后的 大叔受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强受

更新时间:2020-07-20 16:47:03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涅槃归来后的 大叔受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强受 已完结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者:上伤桑 分类:重生 主角:阿晟,司马青

独家完整版小说《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是上伤桑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阿晟,司马青,书中主要讲述了:尹佳又嘱咐司马青道:“你整日里别光顾着忙外面的事儿,多关心关心莲舞,看你整个人干什么井井有条的,公事和家事,一定要分开处理。”随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尹佳又嘱咐司马青道:“你整日里别光顾着忙外面的事儿,多关心关心莲舞,看你整个人干什么井井有条的,公事和家事,一定要分开处理。”随即离开,司马青送她。

“娘娘慢走!”司马青出门槛几步在后恭敬的说。

尹佳回首嫣然一笑:“都是一家人,莲舞叫我姐姐,你叫姐姐,倒显得怪生分,下回就喊我姐姐,跟着莲舞喊才是。”那俏丽的眉眼生辉溢彩。

司马青马上应道:“是,娘娘。”

“又错了,你叫我什么来着?”

司马青怔的才发觉,露出难得的笑容:“是姐姐,姐姐慢走,妹夫不送了!”

人与人之间最不该发生的就是试探,做此事之人往往都是头脑一热,那盒指甲粉,她刻意遗落,司马青捡起来大声一叫“姐”字,好拗口,愣是没有再说什么,想以后还也是一样的。

此次回惠阳有碧琼陪伴,尹佳本想吩咐萃环一些琐事,不料碧琼告诉说:“娘娘千万别找她哩,她把自己捣的活不成了!”

“什么?”尹佳脸色惊变。

碧琼附耳:“昨儿有人看见她裤子上都是血,脸蛋儿白的跟纸相似,睡了一天吃饭也不起,到现在也没人影,可是不想活了?”

尹佳懵然抿嘴笑:“看你说的神神秘秘,吓我一跳!左右不过是女人家来月事,疼得厉害,早告诉我,找几服药吃了就好了,这丫头居然硬撑。”

碧琼立刻驳回,晦气的不得了:“要是月事管她睡死睡活也没人稀罕,红杏跟她一处住的,说夜里都唬的睡不着觉,总有女人哼哼唧唧肉麻的要死,点了灯一看,你猜看见萃环干什么来?”

尹佳转转眼珠,努嘴道:“能干什么?大半夜的。”

“自己弄自己呢,可不是不想活了!这妮子,我早看着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还留一身骚。”

“那还了得!”尹佳大惊,萃环的行为她一听便明白,恨恨的骂个不绝,“还是个姑娘身子,怎由得这么糟蹋!不要命的骚蹄子,她可把自己毁了,狐媚子,人面兽心,没有男人,就自己,再没比她不要脸的。等我回去,把她随便配个小厮过日子去,看她怎样。”

“娘娘息怒。”碧琼清楚记得她跟萃环说的话,都是姐妹,以后会以正式的规规矩矩的风光仪式把她们嫁出去,但萃环也确是自作自受,“死妮子不知哪里学的,以往好正经体面,忽然就变得跟妓女似的。”

“府里有没有人拿春宫图?”尹佳尴尬问。

碧琼涨红耳根,低头:“我没有见过。”

她叹息,意味深长:“之前六爷风流的不要命,存着那玩意儿,但府里觉没有人敢窝藏那东西,莫不是哪个藏起来了?”

去惠阳的路上,和上次不同,他们走的陆路,坐的马车,非常迅捷。

风语在床上躺了几天,这一日早晨,窗外鸟雀啁啾,凉风习习,温暖的阳光照进来,阿晟给他擦拭的脸和手,放好,静站片刻。

“六爷,醒醒,六爷,醒醒呀六爷!”阿晟低音唤他。

他微启眼帘,目之所及是浅绿色的帷帐,印着细碎的花纹,如梦初醒,仿若离别重聚,有些久违。身上覆盖的是亚麻凉绸被子,抵触着手心的温柔,顶顶叫人难忘。

“六爷醒了!六爷醒了!”看他目光凝聚,并有意识的移动手心,阿晟大喜的叫。

惊动了司马青,颖儿和红杏等众多小厮,纷纷跑过来围观。

风语真的醒了,对身边围拢过来的众人惊奇的目光,有一点点倨傲的不以为然。

司马青主张用某些方式试验他是否真的恢复神智了,拉过阿晟,问他:“这是谁?”

风语拍拍脑门,他做了个很长的梦而已,使劲打个呵欠,故意说错:“这不是阿狗吗?”

众人吓得没了魂,阿晟愁眉苦脸:“六爷,奴才是阿晟呀,您都不记得了!”

然后是颖儿、红杏,风语正眼不瞧,统统说错,人们有点头疼,吴总管命人请太医,他突然把视线集中人群的缝隙间,惊喜的叫道:“莲舞妹妹!”

诸位的视线一致转移到门口,原来莲舞不好意思进来,悄悄地潜伏在门外观望里面的情况,如果预知会被这样齐刷刷的注视,才不来。

司马青吃惊的走过去,抓住她的双肩,不是很严厉的质问:“舞儿,你怎么来了!”

莲舞鉴于上次被风语扯掉衣袖,引以为戒,发誓再不靠近他一步,所以她还有理由解释:“我闲着没事,到处走走逛逛,听见姐夫恢复正常了,就好奇,过来看看。”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提不起气:“回挽香阁去,没什么好看的,他没有恢复,还是老样子!”语气之深重,好像在警告提醒她:“他是个色狼,如果你不想难堪,就不要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你说过不会靠近他,可见得你不守信用。”

莲舞慌忙拉住他的手,嗫嗫嚅嚅着:“我没有靠近他,只是离瑞雪堂近了一点而已!”

风语排众而出,一脸急切,满是淫邪的微笑:“莲舞妹妹,你今天这个样子,真是漂亮极了,本王先一见,还以为看见了仙女!”司马青的胳臂挡在他胸前,成为风语接近莲舞的重要阻障。

这种局面僵持着有半刻甄,众人屏住呼吸不敢在那之前有一丝响动,风语瞪着司马青,司马青毫不退缩,头顶都升起一道熊熊的火焰,严肃的挑衅!

莲舞急忙脱身,双颊滚烫,扭身跑走。

“莲舞,莲舞!”风语赌气直呼其名。

司马青不敢妄动,拱手道:“六爷,您身体没有痊愈,不便下床走动,请休息!”

他的指甲陷入手心,但人家是名正言顺的,自己起什么哄?只好以后再作打算,腹中五内作乱,咕咕作响,吴总管转过神,殷勤的扶住他:“六爷,咱们吃东西去,您躺了几天,也没好好吃过一顿饭,肯定饿了。”

众人齐往前厅,阿晟过后边嘱咐了厨房里的人,做风语喜欢的菜肴。

司马青奔回挽香阁,他思量良久,说风语神志不清,为什么单单认得莲舞?不是太奇怪了?莲舞掩着门,在两个丫鬟的服侍下,做针黹,绣的是一对鸳鸯,金线,非常闪眼,司马青看了不悦,抓将起来问:“哪里弄的金线?”

“姐姐给的。”莲舞笑说。对他突然的举动感到异常。

“奢侈。”他一把丢下,过去旁边的椅子坐下,喝闷酒。

莲舞摸不着头脑,双手摸着他的肩胛,讨好的说:“阿青不喜欢金线,舞儿不做就是了,千万不要不理我。”

他侧了侧眼睛,吸吸鼻子:“什么东西,好香呀!”视线落在那春葱般的手指上,指甲半短不长,是平滑而富有光泽的桃红,水晕十足。

那是用凤仙花的汁液和白矾涂抹而成,香气扑鼻,她说:“好看吗?不仅富有光泽还香喷喷的,所以我与了姐姐一盒哩,不知道她用了没有。”

司马青的脸色僵住,沉沉的,益发难看,想自己捡到的那盒指甲粉跟莲舞的味道特别像,原来就是莲舞送给她的,不觉汗颜,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在想象中爆发了,她哭起来是什么样子?他永远记得,她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伤心地时候是什么样子?都永远记得。

无人的黄昏下,他攥着那只淡紫色镂花胭脂盒,踌躇了许久,凤仙花的汁液,像落山前的日光一样瑰丽。

如一朵不情愿离开枝叶的木槿,被风卷落。落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格外显眼,因为是一抹绚丽的彩色。划过瞳仁的一刹那,略觉刺痛。纯粹为了不想惹麻烦,抛掉它,而实际自己没有做任何亏心事,反而说明自己心虚。

身后“咕噜”一声,是地面的石子踉跄滚出去的声音,他警觉的回头:“什么人!”

没有回音,没有人,是错觉?

或许是太警惕的缘故,真的是错觉。

而在某一个他看不见的角落,拱廊柱子的后面,有一个穿着白纱绫子缀金属片的抹胸,柔软的像是风里的云。

那只锲而不舍的手终于又捏起胭脂盒,盒盖自动合上,他迅捷的离开此处。

廊柱后,明亮的眼睛里,映着他仓皇之背影,裹着浓浓的惆怅。

晚间,风语在前厅星水阁吃饭,料不得竟上了一桌子的红薯,炒、煎、煮,一样材料一百种做法,阿晟笑嘻嘻的说:“六爷还记不记得在地窖里说过什么?红薯,是您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还要多带一些出来,可我们吃的弯不了腰,就没拿,现在有条件了,都是熟的,您尝尝,哪一样不是人间绝美?”

风语愣了半晌,忽然捧着肚子直作呕,众人惊慌,颖儿拿来毛巾,他把嘴捂住,一看见红薯在作呕,吴总管惊奇的说:“六爷怎么回事?吃坏了肚子怎的,到底怎么了!”

阿晟忙说:“六爷什么都没吃,哪里会吃坏肚子?”

风语伸手指点示意着,咕哝着叫:“撤走!撤走!撤走!”

都不知什么缘故,据阿晟所说,他爱上吃红薯了,可照这情形看来,恰恰相反,于是七手八脚撤走了饭菜,风语才减轻。吴总管拍打阿晟的后脑勺,凶斥道:“臭小子,你做的好事!把六爷害得这样难受,你担当得起么!”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上伤桑)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