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独尊医妃要和离 69文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YAOI

更新时间:2020-09-21 00:50:53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独尊医妃要和离 69文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YAOI 连载中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

来源:南京落尘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作者:许九汐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白引歌,白凤玉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是许九汐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精彩章节节选: 小丫鬟不止斗胆,简直胆大包天。 以下犯上,其罪当诛! 夜煌冷锐的凤眸微眯,似没料到这里会遇上白引歌的熟人,“你认识王妃?” 小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丫鬟不止斗胆,简直胆大包天。

以下犯上,其罪当诛!

夜煌冷锐的凤眸微眯,似没料到这里会遇上白引歌的熟人,“你认识王妃?”

小丫鬟匍匐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语不成调,“不,不认识……但王妃娘娘,曾,曾救过奴婢的姐姐……若没有王妃,奴婢和奴婢的姐姐都活不了。”

夜煌停滞了一会儿,问了事情原委,小丫鬟惶惶不安的据实已告。

听完,他居高临下的瞟看她一眼,“起来吧,回去看顾好小世子。”

小丫鬟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脚底抹油跑的飞快。

夜煌大长腿一迈,高视阔步进了屋。

白引歌呼吸很轻,脸白的无血色,安静的像是死了过去。

夜煌第一次认真的打量她,巴掌大的脸,五官并不是极为出色,比不上白凤玉的天姿国色。

性格也不好,以前唯唯诺诺,现在一点就炸,都令他不喜。

他原本以为白引歌在临西候府的好名声是装乖装巧得来的,因为爹不疼后娘不爱,她唯有笼络下人,日子才能好过一些。

可今日那丫鬟说,三个月前,白引歌曾倾尽全部家产,甚至把她生母留给她唯一的镯子一并拿去,在人牙子手上将她姐姐买下。

当时小丫鬟有病缠身,挨冻又挨打,状况很不好。

亏得她姐姐得了自由,带她寻了大夫放在身边好好将养,这才好了起来,得以被小世子看中,成为这沐王府的丫鬟。

她虽然没见过白引歌,但从姐姐的嘴里知道她是临西候府的小姐,一跃成了齐王妃,攀了高枝嫁的很好。

如今再见,白引歌却伤痕累累,几乎濒死。

白引歌曾是她们姐妹的救世主,小丫鬟知道她身份后,又震惊又心痛,故而冒死劝谏。

若换作一天前,夜煌都有可能将她仗责。

如今,他不愿相信的过往开始一点点的被证明,他心绪复杂。

“王爷,王妃娘娘的药好了。”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张太医站在门口,丫鬟端着汤药进来请安。

夜煌侧了侧身,方便丫鬟喂药。

丫鬟不知白引歌背上有伤,一搀扶她,昏睡中的她不自觉的疼的嘤咛一声,眉头皱成一团,似疼痛欲裂。

“本王来。”

夜煌冷着脸上前,用手臂撑住白引歌的脖子,避免和她肌肤接触,“本王是怕你死了,皇祖母无人能治,不要因此生出任何妄念!”

那是他唯一可以确定没受伤的地方,跟着让丫鬟在前面喂药。

一碗药喂下去,咽下去的少,溢出来的多。

“隔半个时辰再喂一次。”

夜煌见她死不了,不算轻也不算重的将她放下,有些嫌弃的掸了掸自己被她碰过的衣袖。

对了,她的伤这么重,搞不好会留下疤痕。女孩子爱美,若她醒来记恨于他,不肯好好医治皇祖母……

“好好照顾齐王妃。”

夜煌想到了白凤玉手里有他曾给她的清凉祛疤膏,能去腐生肌,极为难得,他废了好大的功夫才得来一蛊。

必须再得一罐,至少能保证白引歌露出来的手不留疤,也能用此拿捏她。

醉鳯楼,还得再去一趟。

……

白引歌一觉醒来,已过晌午。

她几乎是一瞬间惊醒睁开的眼,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床上,四周不是监牢,身上穿着干净的衣服,盖着温暖的被子,她整个人放松

下来。

“太好了太好了,咱们王妃回府了!欢儿,快跟我一同去王府门口,沐王吩咐,府里所有的人都要去迎接王妃,快!”

门口传来丫鬟惊喜万分的声音,隔着屏风,白引歌看不真切有谁。

但她听出了两个重要的讯息。

这里是沐王府,沐王妃没事了,马上就要回沐王府。

她不是被判了午后问斩,怎么突然就无罪释放了?

脑袋有些沉,像是脖子撑不起脑袋的重量。

身上很多地方都疼,白引歌手撑着坐起来,一边查看自己的伤势,一边竖起耳朵听两个丫鬟的谈话。

伤口已经处理过,经过一夜不再流血,凝结的血渍呈暗黑色。

白引歌不知道这些药粉具体成分,但应该类似现代的酒精和碘伏,是杀毒杀菌的。

“齐王妃这边应该快醒了,等我把粥给她温上就去,等等我。”

叫欢儿的丫鬟端着托盘,上面放着小火炉,里面燃着红炭,炭火上烧着一小蛊软烂的米粥。

“哎呀,对她这么好作甚,咱们王爷说了,等她醒来第一时间将她赶出沐王府。”

尖酸刻薄的声音阻拦欢儿,抬手就要将米粥端出去倒掉,“她害了咱们王妃和小世子,没把她炖了就不错了,还想好吃好喝伺候着,做梦。”

“别,好歹是齐王妃……”

哗啦——

欢儿阻止不下,丫鬟泼了米粥。

“这,这可是我熬了一个多时辰,加了很多养胃药材的……”

欢儿带了哭腔,拦阻中,丫鬟带翻了小火炉,欢儿的手被泼出的热粥烫伤,火炉的炭火落在她的衣衫上,瞬间燃起明火。

“啊……”

欢儿被烫的失声尖叫,丫鬟吓得花容失色,怔楞一秒开始帮着欢儿灭火。

“欢,欢儿,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怕你被惩罚……”

察觉不妙,白引歌忍着痛下了床,第一时间去到圆桌前,摸了茶壶里的水微凉,她麻溜的提起来大步朝屏风后走去。

“哪里烫伤了?”

她走近,欢儿衣服上的火已经被扑灭,烧了三四个黑乎乎的小窟窿。

两人听到她的声音皆扭头看去,惊诧的忘记了行礼。

白引歌注意到欢儿的左手背一片猩红,瞬间起了水泡,不等她回神作答,她眼疾手快将冷茶水浇在她的烫伤上。

“不行,太严重了,得用冷水浸着。这附近哪里有冷水,带路。”

“啊?冷水?烫伤得撒白糖,欢儿你听我的我不会害你,我们去小厨房……”

丫鬟觉得白引歌胡诌,单手抓住欢儿尚好的手臂,心慌慌的将她往外拉。

“你,你快去门口把吧,少我一个,我可以说在照顾小世子,你被管家发现会很危险。我自己会处理,不是什么大事……”

欢儿夹在中间,本能的信任白引歌,但又不想同伴难堪,找了借口催促她离开。

“行,那我先去了,你记得撒点白糖抹点油。”

对于她们丫鬟来说,这种伤真不算严重,平时常有发生。丫鬟怕受处罚,思忖了几秒,叮嘱欢儿一句便放手离开。

白引歌无奈的拉着她出门找冷水,“怎么,要不要再放点盐,放到火上烤一烤。”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许九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引歌,白凤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许九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引歌,白凤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