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田园酒香》田园酒香免费阅读 鬼畜 田园酒香娘受

更新时间:2019-09-11 00:49:40

《田园酒香》田园酒香免费阅读 鬼畜 田园酒香娘受 已完结

《田园酒香》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暮朵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林初荷,简吉祥

《田园酒香》作者:暮朵,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林初荷,简吉祥,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简兴旺是个老实人,他娘在家时,纵是心疼自己的爷爷,也不敢在明面上关心照顾,生怕撩起谭氏的火,如今谭氏前脚一走,他后脚就把简老爷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简兴旺是个老实人,他娘在家时,纵是心疼自己的爷爷,也不敢在明面上关心照顾,生怕撩起谭氏的火,如今谭氏前脚一走,他后脚就把简老爷子从耳房里找了出来,在水房里帮他洗了个澡,将自己的干净衣裳拿出来一套给他换上了,韦氏便趁着这个功夫,将那间又脏又臭的狭小房间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打开窗户好好换了换气。

林初荷带着简**在门外头捡石头玩,心里头盘算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简家上上下下的大小事务,以及酒坊的决策权,都牢牢掌握在谭氏那个天生带有猛虎之威的凶婆子手中,在这个家里,只要谭氏发了话,便没人敢提出质疑,更别提反抗了。这一屋子老小似乎都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妥,但林初荷心里却自有其他想法。

重活一世不易,她来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已经觉得很憋屈,以她前世的Xing格和经历,更加不可能永远由着谭氏欺负,暂时对那女人千依百顺装可爱,这不过是她用惯的谋生手段而绝非终极目的。她不关心简吉祥能活多久,她甚至也没空去考虑会不会真有“圆房”的那一天,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她得在这个地方,不动声色的活出个人样来。

简阿贵Xing子绵软无甚主见,但再怎么说,他也是名义上的一家之主,所谓柿子要捡软的捏,只要能想办法令得简阿贵逐渐对她信服,那么,她的日子,就一定能有所改善。

现在她所需要做的,不过是静待一个机会。

“姐,咱俩来玩抢窝吧?”简**在旁捅了捅林初荷的胳膊。

“什么叫‘抢窝’?”林初荷纳闷地问道。

“啊,你连抢窝都没玩过啊?”简**皱着一张脸好像有点失望,但很快又开心起来,“那宝儿教你好不?”

林初荷这才知道,前两天简**抱在怀里的那个毛球,正是抢窝用的。这游戏与古代流行的马球有几分相似,只是用不着那么多人,也不需要骑马,只要找两根弯头的棍子,再在空地上搭个窝就可以玩起来,林初荷前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交给了工作,又是个女酒鬼,极端缺乏锻炼,多走两步路就要大喘气;然而重生之后的这具躯壳,因为整天在山上跑来跑去,自然是非常健康的。她和简**玩了一个时辰,足足赢了他六盘,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却依旧是精神头十足行动带风。

“我不玩了!”简**输得一塌糊涂,将手里的弯棍往旁边一甩,气呼呼地道,“你肯定是个山里来的老妖怪,我哥和我玩的时候从来赢不了我,!”

二傻,那是你哥让着你哪!林初荷摸了摸他的脑袋,忽然脸色一变,嘴边浮起一抹阴森森的笑:“哼,怎么可能,这不科学。”

“你……你不相信?”简**气得呼哧呼哧喘粗气,左顾右盼了一番,脑袋一甩,脸上的小肥肉就跟着颤,“你瞧见隔壁孙伯伯家养的小猪了吗?我要是骗你,就变成小猪崽!虽然你现在能赢我,但很快我就能赶上你了,到时候让你输得裤子都没有!””

这话也不知道他是跟谁学的,林初荷噗地一笑,蹲下身抱住他,拧了拧他的小脸蛋,道:“行啊,那你就加油呗,我等着。”

简**被他捏得脸都变形了,嘴里呜哩呜噜地道:“姐,你比我哥昵(厉)害。”

“那当然!”林初荷也不谦虚,得意地扬了扬脑袋。

“荷妹子,带宝儿进来吃饭!”简兴旺在屋子里叫唤了一声,林初荷便牵着简**的手一起进了院子。这才发现,简吉祥不知什么时候也从床上起来了,肩上披着一件厚棉袄,坐在堂屋门口冲她笑。

韦氏在堂屋里支起桌子,把做好的菜一样样端了上去。村里人做饭是没什么油水的,林初荷吃了好几天茄子南瓜,看见隔壁人家散养的鸡,眼睛里都直冒绿光,忽地发现桌上有一盆子油焖肉和一碟炒鸡蛋,立刻扑了上去。

“别急,等会子慢慢吃。”简吉祥用手遮住嘴巴咳嗽了两声,“我娘不在家,没人说你。”

林初荷回头看了他一眼,刚想发问,他却自己解释起来:“我好久没上桌吃饭了,趁着精神头挺好,想和你们凑凑热闹。我爹说,今儿大家一起坐桌子。”

林初荷哦了一声,一回头,见简阿贵亲自搀着他爹走了出来,招呼道:“都上桌,荷丫头,你也上桌,咱一起吃。”

简老爷子洗了澡换了衣服,看起来年轻了足有十岁,在简阿贵的搀扶下坐在桌边上首位,抬头瞅瞅正端了一盆汤出来的韦氏,笑呵呵问道:“秀兰你也坐吧,咱家里人少,好好凑在一起吃一顿。”

“俺灶上还蒸着……”韦氏有点迟疑,简兴旺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按在了桌子边上,道:“爷都发话了,你还折腾啥,让你坐你就坐!”

韦氏这才战战兢兢地挨着林初荷坐了下来。

“爹,咱俩整两盅不?”简阿贵看着简老爷子道。

“咳,整啥呀,我年岁大了,不中用,喝不了啥了,你和兴旺你俩喝,我看着也高兴。”简老爷子摇摇头。

不喝的都给我,都!给!我!林初荷在心里握拳呐喊道,当然,没人搭理她。

简阿贵依旧让韦氏拿了三个杯子出来,在他自己和简老爷子、简兴旺面前各放了一个,倒上酒,跟他爹碰了碰,叹了口气,道:“爹,我没本事,让你受气了,我媳妇儿可着劲儿地折腾,你住在那耳房里头,要啥没啥,连顿饱饭也吃不上,你……你白养活我了。”说着眼睛又湿了。

“说的啥话,我是你爹,你是咋个人儿我还能不知道吗?”简老爷子端起酒杯来“吱溜”抿了一口,“我从前做的那事儿是不地道,二媳妇心里有怨气,让她撒发撒发是该当的。倒是你啊阿贵,论理你孩子生了三四个,大丫头嫁了,兴旺也结了亲,我不该再絮叨你,但你也该收敛点。这酒坊是你媳妇一手一脚拉拔起来的,你不念着她的好,还成天在外头跟那些婆娘瞎混,你这不是寒她的心吗?”

简阿贵闷着头没做声,桌上原本热络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林初荷自打重生还没沾过酒,这会子被一阵阵飘过来的酒气馋的口水都要出来了,不经意间抬了抬头,忽见简吉祥正一瞬不瞬地瞅着自己,于是勉强弯了弯嘴角,冲他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吃了夜饭,简家人便各自回房歇着了。因为谭氏离家出走,简**便暂且跟他大哥和嫂子睡在一屋,林初荷打了一盆热水伺候简吉祥洗了脚,将他屋里的火盆拨旺了点,便去厨房将熬好的药倒出来,喂他喝下。

“哥,那个……”她看着简吉祥把药喝完,扶着他躺好,替他掖好被角,嘴巴动了动,欲言又止。

“妹子有话就说,跟我还见外么?”简吉祥宽厚地笑笑。

“哥,我知道论理我不该瞎打听,但头两天我看见娘对爷爷横眉耷眼的,今天爷爷又说,他自己做了不厚道的事……到底是什么事啊?”

要在简家立足,对于这家的事情当然得弄个清清楚楚,这一问,是十分必要的。

简吉祥尴尬地把手伸出来挠了挠脸,笑了一下,道:“妹子,咱现在是一家人,这些事你迟早也是要知道的,你问起来了,我也理当告诉你。我爷Nai只有我大伯和我爹两个孩子,二十年前,我大伯忽然闹着要分家,当时我大姐才两岁,大哥还在我娘肚子里揣着。说起来,我爷和我Nai也是有点偏心,将家里的几亩田和乡下的老房子都给了大伯,老两口也跟着他们过,只随便给了我爹一点银子,意思就是让大儿子有现成饭吃,小儿子却只能出去自谋生路,打从那时起,我娘就恨上了我爷。话说回来,她凶虽凶,但要不是有她Cao持着将这酒坊开了起来,我家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境况哪!”

林初荷点了点头,若是老人一碗水端不平,那也难怪谭氏心里有怨恨。只是,她也做得太过了点。

“那为啥爷又来了咱家?”她问道。

简吉祥叹了口气:“那不是都因为我大伯吗?嫌养活俩老人麻烦,死撑活撑敷衍到我Nai死了,就把我爷赶了出来。我爹心软,见不得他亲老子在外头逛荡,就把爷接回咱家了。你瞅着我爷今天好像挺清醒,其实不过好一阵儿坏一阵儿,脑子懵着哪!爷刚来咱家那天,她差点没把屋顶掀起来!”

林初荷想笑又觉得不大好,咬了咬嘴唇就没说话。

简吉祥朝她脸上看了看,叹口气道:“就是这么点子事,也没啥可说的,你早点去睡吧,我娘这几天不在,你日子能过得松快点。”

===========

接下来的几天,简阿贵果然没再出去胡乱晃荡,每天早晨在家吃了饭,便领着大儿子简兴旺一同到酒坊做事。他好歹是正经老板,由他在旁边监看着,那些伙计心中纳罕之余,也不敢胡来,老老实实干自己的活儿,竟也没出什么纰漏。

到了第四天,简阿贵回家吃午饭,菜才刚刚上桌,酒坊里管事的顾老头忽然从隔壁气喘如牛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老板,大……大事不好了!”

精彩评论:

设定大赞啊大赞,剧情设置也不发散,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我就不信作者(暮朵)能写多专业,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看得gier梆硬作者(暮朵)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搞什么劳子黑社会,作者(暮朵)你混过黑社会吗,没混过能写好?还好太监了,不然只能当粮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