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公主嫁到:江湖太难混》洛克王国公主嫁到 女体化 公主嫁到:江湖太难混强攻

更新时间:2019-09-11 08:52:29

《公主嫁到:江湖太难混》洛克王国公主嫁到 女体化 公主嫁到:江湖太难混强攻 连载中

《公主嫁到:江湖太难混》

来源: 作者:舒舒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程毅,夏昕竺

舒舒新书《公主嫁到:江湖太难混》由舒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程毅,夏昕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奔到目的地的时候,才看到那家宾馆是北京城里出了名的奢华之处,不像程毅以往低调的风格,心头起了疑,余光看见有个男子站在前台,才放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奔到目的地的时候,才看到那家宾馆是北京城里出了名的奢华之处,不像程毅以往低调的风格,心头起了疑,余光看见有个男子站在前台,才放下心,是程毅没有错。

他还是老样子,不惊不险的过来帮我拿东西,对我的举动没有丝毫的动容,我被他的气场震撼住,乖乖的跟着他去西餐厅吃套餐,竟忘了当头棒喝他为什么言而无信,为什么要娶霍雪安。

不论是哪家西餐厅,都会把环境布置得格外暧昧,垂下的一排排帘子隔断外界的勘视,也在程毅的脸上落下阴晴不定的暗影,我强装无事的喝口水,问道:“怎么那么快就决定结婚了?”

“霍家催得急。”

“急到等我回来,跟我说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吗?”

“没有。”

不能火不能火,我暗暗命令自己,放下杯子时无意将手中的指环丢出去,刚弯腰下去捡,程毅已经拉开椅子蹲了下去,说道:“我来。”

那个指环是特意买的,细致轻巧,掉落在地上一时半会是找不到的,趁着这个时间我机警的把两杯水掉了包,安静的坐在那里等着指环物归原主。

程毅举着指环递过来时,我说:“说几句吧,比如求婚之类的,人家一般接收戒指时不都是这样吗?”

程毅眉尖轻跳一下,自顾自把戒指放到桌上,推到我面前,重新落座。

“你如果是来求证我和霍雪安的婚事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这是真的。如果是来求证我的态度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我是心甘情愿的。”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样,我是那么庸俗的一个企业家。”

呵,真是好理由。看着程毅端起水杯,我恶作剧心起,直直的看向他的眼睛:“我也是庸俗的大小姐,我没说放弃的谁都抢不走。”

程毅执杯的手顿了一下,还是仰头慢慢的喝了进去。

等到程毅半途倒下去的时候,我才知道柴雁景给我的是**,叫了大堂副理帮我把人扶进宾馆,我才着手准备下面的事情。首先是找个好方位,把数码摄像机设置到连拍,其次是把程毅碍事的外衣剥光,再次是......剥到内衣时我有点下不去手,想了想,还是算了,到时弄个借位引导视觉错乱就行了。

然后轮到我自己的衣服,正要解扣子,却怎么也狠不下心。这种事情的后果太劲爆了,我知道我完全是在拿自己的清誉开玩笑,拿八大家的脸面开玩笑,可是不这么做,我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将程毅从霍雪安的婚礼上拉下来。正犹豫着,房内电话铃声响起了,说是有人将程先生落下的东西送回了,需要凭证认领,不能送进客房,而且那个人就站在大堂等着。气恼的翻了程毅的口袋,从皮夹里找出身份证拿下去,真有个人站在大堂等着,很是不善的样子,看了眼身份证,就直直的把东西丢给了我。

碍于我有正事,也没多跟他计较,转身就回房间去。下了电梯,打开门的时候总觉得古怪,屋里怎么这么黑,明明我走的时候我没有关灯啊?直觉就想按墙上的开关,却被人一把攥住手腕。

我失声惊叫,却被他捂住了嘴,推到床上。这样霸道有熟悉的感觉告诉我这人绝对不是程毅,反倒是像夏昕竺。

我奋力挣扎着,果然,夏昕竺的声音阴测测的在房内响起:“孔迟陌,你个小混蛋,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送上门去给人轻薄?”

好不容易在他的掌心挣出一丝缝隙,我口齿不清的骂道:“夏昕竺,你卑鄙无耻,快放开我!小心我告你非礼。”

“你告我非礼?”夏昕竺气极反笑,“你告啊,最好往死里告,就说我夏昕竺强上了你孔三小姐!你知不知道告完有几种结果?一是碍于舆论压力你不得不嫁我,二是这辈子除了我再没人敢要你!”

“夏昕竺!你就是个畜生!”我在他蛮不讲理的霸道里气到口不择言。

“你骂我畜生?你竟然骂我畜生?”夏昕竺的声音越发阴鸷,我暗暗哆嗦了一下,他这人做事完全随心所欲,我这样激怒他,他不会善罢甘休。

还在想着逃离夏昕竺怒火的我,完全没料到他会如此突然,淬不及防的吻如疾风骤雨,扑落在我的脸颊耳畔,我拼了全力去躲开他的侵袭,却是徒劳无功。眼看着他的吻越来越重,手也越来越不老实,这一刻,我真是害怕了,只得抑制住哭声,低低求他:“夏昕竺,你放开我啊,求求你,放开我……”

夏昕竺的动作渐渐柔缓下来,他贴着我的耳畔说:“宝贝儿,你看见没有,如果我是畜生,早就上了你,生米煮成熟饭了。可是,你看我***连畜生都不如,你一哭我就没辙。”

我抓着他的前襟,犹自吓得不能抑制,夏昕竺无奈,只得拿手拍着我的背哄我:“现在想起怕了?你刚才不是还想对人家程毅下手的么,那么大的胆色,偏偏到我这里就没了?”

我不理他变态的调侃,扭头把眼泪全擦他衣襟上,夏昕竺摸摸我的头,似是恼火又似愤懑:“小混蛋,记不起我丁点儿的好,枉我对你掏心掏肺的,你看你自己都做了什么?我们还没订婚,你就给我准备了绿帽子,我还没亲你一下,你就哭成了泪人,对他倒好,上赶着倒贴人家。你自己说,你是不是没良心?”

“我有没有良心不关你事,”擦完最后一滴眼泪,我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的跟他叫板,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我要跟你说多少次,我就喜欢他,特别特别喜欢,我不能见着他和霍雪安结婚,就算是手段卑鄙了一点,我也要把他夺回来。”

“是吗?”夏昕竺不明所以的冷笑,“好大的气魄。孔迟陌,你别指望在我眼皮底下搞小动作,你就不想想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正准备推开他的手僵在胸前,我愣愣的呆在夏昕竺怀里,是啊,他怎么会出现?柴雁景,你终归没有站在我这一边。

“小混蛋,今天的事就算我不追究,你的家人也不会轻易放过你。所以现在,趁着外头风声还没有起,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陪在我这里,没准救你一命。”

“程毅呢?他怎么样了?”慢半拍的想起本应该在这床上的那个人,我急迫的问。

昕竺却不期然的将我搂得更紧,语意平淡的说:“死不了,如果从现在开始你不再过问他的话。”

我慢慢咬紧下唇,思索着从他身边逃走的可能Xing。

沉默了许久,夏昕竺的心情才渐渐好起来,甚至有了听故事的心思,轻轻地说:“迟陌,跟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吧。”

“记不得了。”我没好气的答他。

夏昕竺并没有生气,依然轻轻的说:“难得跟你同床共枕,难得你还这么乖,你不觉得再讲点儿东西,会更添浪漫吗?”

我在黑暗中其实不可能看清他的表情,然而脑海中映现的仍是他专注认真的面容,轻呼一口气,我想,我大概找到从他身边逃走的方法了。

长久的深呼吸,我笑了笑,我不怪柴雁景使诈欺瞒我,也不怪他合伙束缚住我,因为我确实不够爱程毅,他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我选择的那一刻,错担了所有菲薄。不会有人明白,我心里总有一处地方莫名其妙的为了不知姓名的那个人保留着,任谁也踏不进来,那处地方是禁忌,我不敢去触碰,碰了就是惊天动地的无边痛苦。其实所有人猜错了,外公根本就不愿意我嫁给夏昕竺,从很久开始他就希望我可以简简单单的活下去,没有香车宝马的浮华,只让我做单纯的自己,是那次寿宴让我明白,我的身份有多尴尬,外公甚至都不敢正面挑明我是忆然的孩子,他只说我是他的孙女,所以夏老爷子才会如此排斥孔夏联姻,他忌惮孔家独自坐大。之后那样放纵我出去找工作,怕是外公担心扰了有心人的眼线,查到二十多年前那场劫难。他和我一样,心里有一处禁忌,为了我们都珍爱的那个人,宁愿承受所有苦楚,所以才会容忍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

现在情势两难,夏昕竺不知跟夏老爷子嘀咕了什么,才使得夏老爷子重新从余家孙女的身份思量,他考虑的压根不是孔夏联姻,而是夏余联姻,所以出面告诉我的是迟暮而不是迟归,恐怕迟归早就赶到南京了吧,所以忆然才千方百计让我出去探探风声。

可是忆然,我终究辜负你的苦心,我在最美好的年代遇上他,是我最幸运的事,在最好的时机离开你,是我最想做的事。纵然将来使君自有妇,唯有我记得,他曾爱过罗敷,这就足够了。

转过头,我在余光里细细观摩夏昕竺俊美无俦的面容,只得来内心深处微微的酸意,如果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会不会就能痛快的放手,还我一生风平浪静?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公主嫁到:江湖太难混》,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舒舒)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公主嫁到:江湖太难混》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