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描写蔷薇花最美诗句 第三十章 林之回来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18禁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描写蔷薇花最美诗句 第三十章 林之回来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18禁

发布时间:2019-10-10 00:52:5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芝诺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芝诺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等不到的蔷薇花谢》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柳妃,才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那个宫里的她的恩人在使出浑身的解数,让那个完美的男子爱上她,以逃脱谎言的约束。真正的替代她的位置。而在牢里的她却在她失踪后担心的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 免费试读


那个宫里的她的恩人在使出浑身的解数,让那个完美的男子爱上她,以逃脱谎言的约束。真正的替代她的位置。而在牢里的她却在她失踪后担心的发起了高烧,那个官员也算是说话算数,这些天也没有在来为难她,现在的她头昏脑涨,根本摸不清现在的局势,想到她从那么遥远的地方莫名其妙的传来,以为能寻的爱人,却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这些非人的不能想象的磨难,像一个一个噩梦,不停地在他的脑海里交织。昏迷中只记得有人拖着她,走了很远的路,隐隐约约间还感觉到了阳光,还有很多人在唧唧咋咋的讨论,脸上被一个个不知哪来的东西砸的生疼,可是眼皮沉重的都没有抬起的力气了。没有多大意识的被人拖着。只是感觉有一个刀子插进了肩膀上,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意识了。如果之前记得没错今天应该是行刑的日子,凌迟的刑罚自己是监斩过的,很快报应可来了,如果荷妃看到今天的我,怕是会觉得安慰了许多,也为她的孩子报了仇。一刀子下去后昏迷的意识,像打了清醒的药剂,立马变得很是清醒。全身上下的疼痛难以形容。如果不是嘴里被塞着怕是就要咬舌自尽了,那位官员怕我扛不住疼痛,说了实话,这才吩咐人给我的嘴里塞了东西。不过还好这东西算是救了我一命。不知道割了有多少刀子,只是感觉身上的血一直在流,抓心的疼痛,让人昏了,又醒。突然看到前面一个人骑着一个马,狂奔过来,那熟悉的身影,让我喜极而泣。他飞快的打掉了给我行刑的人。解开帮着我的绳子,取下我嘴里的东西,抱着我就要离开。那监斩官有些为难的在一边搓手。侍卫们一个个拿着武器却没有人敢上来。我看着他虚弱的说了句:“你终于来了,再晚一会只怕今生都见不到我了。”说完笑了笑,就倒在他的怀里昏睡了过去。

看着怀中自己走前好好的人儿如今成了这副摸样,林之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那个对自己保证会好好待他的人,此刻又在何处。心中的怒火已经让他失去了思考。临走的时候到了那个行刑的人哪。还狠命的踹了他一脚。吩咐带来的侍卫把这些人全部收监,他到要去问问那皇帝是如何解释的。抱着她一路没有阻挠的进了皇宫,给她找了太医诊治,叫了丫鬟来照看着,他就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去问那皇帝这是怎么回事。在他正要出去的时候,那皇帝却不请自到了。

一切都按着他的想法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他明明下令三天后再行刑,就知道柳妃听说林之这些天回来一定会提前行刑。这样所有的不是也能排除在与他有关之外。最后不过落个照看不周,以林芝的脾气他不会看着不管,定会找柳妃算账,到时候一切尘埃落定,这皇权才能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里。听到宫人来传林王爷带着一个犯人去太医院了,他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就闻见浓重的血腥味,刺鼻的难受,怎么会伤得这么重。不是还没有行刑吗?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见太医们进进出出的好几趟,每个人都慌慌张张的,突然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刚走到屋门口,就见林之冷着脸,一脸的凝重望着床上的人儿是那么的心疼,自己的心里也特别的不好受,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要被人抢走一样,不舍难过。想要走过去看一眼,林之的手却突然拦在了身前说:“你不配去看他,如果她能逃过此劫,我一定带她离开去燕国,如果如果她今天不幸,没能保住Xing命,我也不会允许你在碰她一下。而且我会以整个燕国为赌注,攻打凌国为他报仇,所以无情的皇上你还是回去自求多福吧!”

“胡闹,我可是一国之君,你敢如此对我不敬,就不怕我马上杀了你吗?”本来是好心担忧出了什么事,但是林之的话突然就激起了他的怒火。

生气的踢到了屋里的桌椅对着他大吼到:“你以为我享有如今的事情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思,可我还是一个皇帝,柳妃拿着她犯罪的确凿证据,柳丞相又联合朝中大臣,以死相逼,你说我能怎么办,无奈只得将她先收监,等着你回来好商议如何救她,我本来下的三天后再处刑的,可是那柳妃却欺上瞒下,先动了手,听到你回来我就赶紧赶了过来,你还想我如何,我是一个皇帝。我的顾全大局。你又何曾体谅我。”

听了他的解释心里觉得好多了,至少不是他想要杀他,不过还是恨他为何不派人去照看着,如果他能想到牢里的恐怖,怕是不会有今天的结局。看了一眼床上人脸上那狰狞的伤疤,他生气的心还是没办法抚平。身上那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好像一张张嘴在对自己控诉,她受过的伤害,还想在怪我为何这么晚才回来,让他受了那么多的苦。冷冷的问道:“不知道是什么证据,能让皇上你都如此为难的压不下去。”

“小德子把画递上来给林王爷过目。”听了吩咐小德子很利索的就递上了画。打开一看却愣住了,他给我讲过这幅画里的故事,只是不想在这个年代的人都是不能理解的,就在他第一次看的时候也大吃了一惊,听了她的解释觉得很有道理。只是不知道这画怎么会落在了柳妃的手里。如果仅仅是因为这幅画,那剩下的就好办。柳妃你千万次的害她,如果不出了你,她以后怎会有个安全的生活环境。还有她受的这些苦,又该找谁算账。刚才自己也是被气急了,才说了那些以国相逼的话,不过真到了开战的时候也是两国受难他国受利。那还是一个值得商议的问题。不到万不得已那不过是下下策。

看了一会问道:“仅仅只有这个证据吗?皇上三天后为我准备迎接晚宴吧!到时候自会澄清。公主的队伍也快到了。我要去城门口迎接,这里就交给你了,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说过的话是不会食言的。”说完就带着人离开了。

见林之走后他赶紧上前去查看她的伤势,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连他的心里也满是怒火,这柳妃还真是没有一点的手下留情。那一道道伤疤,看得他触目惊心,可是他只是责怪柳妃心狠,却不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他这个生气的人。这么久了血一直也止不住,太医们不知道已经端出去了几盆地血水。这才渐渐地有些好转。她苍白脸,加上那个狰狞到伤疤,让人看得很是心疼。不知道谁这么狠心,把她的脸毁成了这样。真害怕就算他醒了,也会忍受不了这容貌而轻生。不过这次他确实算计错了。她的坚强根本就不是这里的人能够明白的。容貌对于她来说还是太过廉价了。如果不是哪个人,什么对她来说都没有意义重大。

一直到了天黑的时候,他依然没有醒来的意识。呼吸也变得有些沉重了。象随时都要离开人世。太医们一直守到很晚。可是怎么也唤不起她。照理说只是有些失血过多,那些看着密密麻麻的伤口多是皮外伤,伤不了Xing命。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么久了还没有醒来。皇上也有些急了,不仅仅是为了他的国家,也是真的心疼和害怕失去她。在这里守到很晚,在宫人的恳求下才默默的离开了。回了宫也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到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就觉得温暖,一想到会失去她就觉得揪心,一晚上没怎么睡觉,第二天上朝的时候一直在打哈欠,朝中的事也没有处理,就赶紧跑过去看她。

昨天在人群都慢慢地散去后,宫里的悄悄地溜进来了一个人影。他在床边静静的看着那个受伤的女子很久很久。喃喃的说:“是不是真的错了,到底谁才是真的。”自从她发现那个女孩的不对劲,就派人去查了说牢里还有一个。今天行刑的时候他也派去了人,只是被突然出现的林王爷打断了计划。知道她回了宫里还受了很重的伤,可是白天一直很多人围着,他也不便插手。如今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才独自出来看个究竟。看了好大一会都没有看出他们的不同,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动了一下,身上那次和她一起合奏的笛子,掉在了一边,看到那个笛子的时候,他的心突然停跳了一下。走上前去看了一下。看她有些要醒的趋势,就悄悄的离开了。弄清了事情的原委,让他这些天揪着的心放松了很多。

感觉有一个熟悉的人来过,但是因为睡觉的缘故,又觉得是在做梦。醒来的时候依然是昏暗一片。适应了黑暗后,就自己下床倒了杯水喝。明明能够闻到空气中薄荷的香味,像极了那个人的气息,可是只有自己知道是太过想他了产生的错觉。只记得昨天林之后来了,还从刑场救了我。别的都没什么意识了。看这屋里的摆设应该是皇宫里,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又是一身的伤痕。

第二天一大早,刚睡醒了一会,皇上就来了。看着他那张虚伪的脸,和假意的关怀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冷漠的对她说:“既然我们互相利用,为何不在彼此间有些坦诚,在这个时候还这么虚伪,就显得太过造作了,你本不必要在我面前还这么幸苦的掩饰。”

听了我的话他突然狂笑了起来,弄得我有些摸不清状况。他笑的泪都出来了才停下来。捏着我的嘴说:“我们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你也太小看你的魅力了。如果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芝诺)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柳妃,才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芝诺)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等不到的蔷薇花谢》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柳妃,才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

作者:芝诺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芝诺)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柳妃,才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芝诺)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等不到的蔷薇花谢》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柳妃,才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