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右手蔷薇 第五章 赚钱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圣水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右手蔷薇 第五章 赚钱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圣水

发布时间:2019-10-10 00:53:1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芝诺 状态:已完结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由网络作家芝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柳妃,才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去祭拜完娘亲,回来几天都窝在家,没事的时候画几张画,看些碧桃从书房拿来的书。日子过得和现代没有多大的清净。 早上刚起床,碧桃送来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 免费试读


去祭拜完娘亲,回来几天都窝在家,没事的时候画几张画,看些碧桃从书房拿来的书。日子过得和现代没有多大的清净。

早上刚起床,碧桃送来梳洗的时候说:“老爷交代今天朝中有点事,今天会回来晚点,小姐自己吃饭,无聊了就叫上阿辛一块出去玩一下。”

没吃几口,就没了食欲。自己真是习惯了,每天有他在对面坐着。尽管说的也很少,就算为了让他开心自己都会多吃点。不知不觉间,就形成了这么深的眷恋。意识到这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些烦躁。

“把饭菜撤了吧!叫上阿辛我们出去看看”我生气的吩咐着。

自己最擅长的就是画画,尽管山水画不是强项。但是也不是什么也不懂。先找个卖画的地方看这个朝代的水平,再作打算。赚了钱就起程去找他,再不能如此了。这个朝代至少有五个国家。也许他不在这里,尽管留言很厉害,但在这不发达的年代,这点事怕是还不会传出去的。

“哪里有卖花的地方。”回头阿辛和碧桃都笼着脑袋看着地。

“东街四市那是专门卖画的”阿辛赶紧回道。

看他两个害怕的神情,觉得自己过分了。自己心里有气怎么能凶他们。“昨天睡得不是很好没什么心情,你俩别介意,”

“小姐没事,今晚碧桃会点点安神的香。”

之后就没再说什么了,阿辛带着来到这画市,转了一圈。在一个“会知己”的店门口停了下来,看了这么多画,就这一家的那幅仕女图还算市上乘之作。想要让画被别人认可,就必须先得到这幅画的主人的认可。最好的办法就是引人注目。文人多是心高气傲,最在意的就是作品被批评,不过遇到对手也会彼此尊重。只要他不是例外的卖画赚钱就会有戏了。

没再多想走上前问道“老板这幅画多少钱”

看我们的打扮,老板怕是猜到了身份,陪笑着说:“这三爷的画,在我们凌国,是一绝,多少人都想收藏,只是他从不轻易作画,只是每个月在这‘会知己’里放一张,不是为卖,而是寻找懂画之人。小人知道相府很有钱,只是小姐若是不懂画,怕是买着有点难。”

只见那画的旁边提着‘是知己,画送汝;非知己,五千难求。’

古人都爱弄这些找知己的把戏,故作神秘,提高身价,虽然这副画是比别的好,但也没有说的那个价值。

“此画,虽好但也不是没有瑕疵,就单说这画中意境,就缺三分。不说那落笔,和比例了,就这等画也要五千。太高估自己了吧!”我故意说得不屑一顾。

老板被气得双手发抖指着我说:“你太放肆了,三爷的画你竟如此说,不懂之人还口出狂言。”

“说是找知己,今天有人看出他的错误,难道还不让说说,我看是徒有虚名,故意造作吧!”

“那就请小姐赐教林之了”

转头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穿一身浅蓝的丝绸长袍,手拿一把扇子,长发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梳起,只是随意的散着。修长有清瘦的样子,真是符合他文人的气质,一张脸长得很是秀气。脸的颜色有点惨白,想是一个病秧子,身体不会太好。

“敢问这位少爷可是三爷”

“真是在下,不知小姐有何赐教。”

店里的老板见这大主来了赶紧赔笑解释

“找个安静的厢房,把这幅画拿去,我要向这位小姐赐教一番。别让人打扰。”

这里的厢房布置的很是有档次,屋里的书画,用品都是高档之物,想必这位才是这里真正的老板。

“小姐说这画,意境缺三分是哪三分,说在下落笔有问题,又是何问题?还有小姐说的比例问题又是什么。”

一段话问的咄咄逼人,还真是小瞧了这位病秧子。

“敢问公子这位仕女可是公子心爱之人,画画讲的是心情,从这幅画中,我没有看出公子话这幅画的用心。明显的有种被迫画画的感觉。从仕女的面色到动作虽然画的标准切合,一般人看了都会觉得这画好,只是行家一看就知道公子没有用心。好像在完成一种任务,而根本不是享受这个过程。还有这落笔这里肯定是没了墨汁,可公子却懒得再添,就这一笔,整幅画就低了一个水平。那个比例问题是说人的身体架构和整个画纸背景,是有大小的。不是随意为之,只有按照比例画出来才更有实感。”

“小姐可否为在下现场示范一下呢。”

考到真实水平上了。这正好和自己意图。他若不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进入下一个环节呢?

“那就有劳公子备纸笔了。”

不一会就有人送来了纸笔。摆好东西,画了一株昙花,感念他的话语,就写那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给他讲解关于布景,画人应该遵循的比例。说话间已过了中午。

“敢问小姐可是相府的千金。世人都道你是妖魔鬼怪,是世人痴了。”

“公子也这般认为吗?世人都爱以相貌论人,只是自己如何留在心里就好,爱自己的都懂,不爱自己的不懂又关我何事。”

“小姐真是豪放之人,敢问这世间,又有几人如此洒脱。可否把此画送与在下。”

“当然,只是今天我来是想和公子做个生意,还希望公子会愿意。”

“什么生意请小姐直说。”

“我画些画放在你这卖,赚了钱分我一半,如何?”

“小姐不是相府小姐吗?怎么会缺钱呢?”

“这公子就不需要知道了,大家各取所需,不问缘由。”

“既然小姐如此坚持,那就依小姐的”

“我会派人把画送来,今天也不早了,就先告辞了。”

“福叔去账房那一百两给这位小姐,只是敢问小姐闺名,在下林之。”

“凉音”

阿辛和碧桃等的一脸的担忧,该自己只顾着谈生意了,竟忘了这个年代。和男子独处一室的禁忌。看着刚才老板递来的钱,下的碧桃差点弄掉了地上。

刚赚了钱心情比较好。从画市出来,想到几天没见那个小虎子了,就有和碧桃阿辛一起来都老爷爷的豆腐面摊前蹭面吃。小孩子长得都比较快,几天不见虎子长了很多都有点抱不动了。和爷爷说了点家里的小事。吃了面,坐了一会就回去了。

到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里画了几张画,挑了一张最好的让阿辛给老板送去了。回来的时候又给了一百两。把碧桃叫来问了问这里的银子的价值。才知道这二百两平常人家够用个十年八年富裕生活了。也是到了该坦白的时候了。

支开了碧桃简单的收拾了一些衣服,装好银两,对着那幅画说:“我去找你了,你会不会记得我”

到晚饭的时候碧桃说“老爷怕是让宫里的事困住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一种不好的预感,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碧桃,以前有这种事吗?

“没有,不过最近好像是比较多,听阿辛说相爷每天都很晚才睡。”

“碧桃你去前院看着,等相爷回来了,请他过来一趟。”

碧桃走后,就没了吃饭的心情,自古相权和皇权都是最大的争执,相处的这几天他也是真心把自己当女儿待得,如果这时候出了事,怎好一走了之。就算出了事自己又该如何做呢?

没一会碧桃就回来传“老爷回来了,正在换衣服,一会就来陪小姐吃饭”

“把饭菜再热一下,等相爷过来。”

不一会他就过来了,解释说:“宫里办喜事,多喝了一杯,知道你担心了”

问到她身上一身的酒味,脸色红红的。饭菜拿来他也一直没吃,看着我吃完饭,非要拉着我去花园里走走。只是这天气快要到冬天了,风有点大,他又喝醉了,一吹风明天怕是该头痛了。就哄着他,在屋里坐会。

“你想要的爹都会给你争取,虽然爹爹也有不舍,只是你为何会看上那小子,本来我想给你找个普通的人,可既然是你喜欢的爹爹肯定满足你。只是以后不知道爹爹还能不能保护你了。你得照顾好自己。”

“爹,你说的什么呀!”不会他真的乱点鸳鸯谱了吧!想到这就有些后怕。赶紧晃着他问:“你今天在宫里干了什么事,怎么喝这么多酒。”

“别骗我了,我都知道你画上的人是谁了,你每天都对着他看,虽然头发有点不像。但是我还是看出来了,你放心,就算他是皇上,爹爹也给你争取到了,你放心。”也许是因为喝酒的缘故,他红红的竟然有些感伤。他说的明明很高兴,眼角却落泪了。

听到他提那幅画,难道他是这里的皇帝,可是看他的气质怎么也不像是一个玩弄朝权的皇帝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论多么的疑惑,他那喝醉的老爹都睡着了。

找人弄走了他,看着画思索了好久,是不是就要找到了,那会是你吗?心里并没有想象的那般兴奋,也许是因为别离,也许是因为讨厌那斗争的红宫。躺在床上想了很久,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芝诺)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柳妃,才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芝诺)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等不到的蔷薇花谢》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柳妃,才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等不到的蔷薇花谢

作者:芝诺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芝诺)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柳妃,才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芝诺)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等不到的蔷薇花谢》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柳妃,才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