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翠蛊女尊》蛊仙奶爸叶尊 YAOI 翠蛊女尊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19-04-20 00:10:02

《翠蛊女尊》蛊仙奶爸叶尊 YAOI 翠蛊女尊精彩阅读 连载中

《翠蛊女尊》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树上有块玉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卫成炎,雾阳

经典小说《翠蛊女尊》由树上有块玉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卫成炎,雾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若婵躺在客栈的床上,身上出了一层一层的汗,头发上却又结了一层冰棱子,卫成炎在房间内踱步着,不时看向季先生把脉的手,好几次想出声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婵躺在客栈的床上,身上出了一层一层的汗,头发上却又结了一层冰棱子,卫成炎在房间内踱步着,不时看向季先生把脉的手,好几次想出声询问,却又忍住了。他把若婵带回来之后就去叫了季先生,也是因缘巧合,若非有神医在此,就是秦淮镇的一个郎中他怎么也不信能够把她瞧好了。

就在卫成炎觉得已经过去一个月之久的时候,季先生皱了皱眉把若婵的手压回了被子,说道:“卫公子可知是谁袭击的你们?”

卫成炎问道:“这个不知,先生可看出了是什么毒?”

季先生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毒倒不难解,只是要拿到药引子,一来一往会耽搁许多时间,老夫怕坛主不能够坚持到这么久。”说罢皱眉,“据老夫诊断,苗坛主中的应该是雾阳之毒,中此毒者浑身燥热,但头如冰窖,此毒狠绝非常,病人常常不是被毒死的,而是被折磨死的。”

卫成炎的眸子在听到“雾阳之毒”的时候猛地缩了一席,眼睛眯了起来,发出一些危险的讯号,他低声说道:“雾阳之毒来自于北方,解毒方子其实不难,但是只有中原神坛能够拿到,对吗?”

季先生似乎惊异于卫成炎的博学多识,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点了点头。

卫成炎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从秦淮镇北上到中原总坛来回需要四天,但是中了雾阳之毒的人通常撑不过三天,时间不够了。

卫成炎的睁开眼,目光闪了闪,此刻唯有发信鸽北上,往返两日应当能够拿到回音。季先生已经出去了,卫成炎看了看床上的若婵,闭着眼睛的她显得很安分乖巧,他走了过去,替她掖了掖被子,褐色的眸子光华轮转,低声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

昏迷中的若婵睫毛动了动,但是仍然没有睁开眼睛。她踢开了被子,觉得身子太热了,但是脑子怎么会这么凉呢,好像被人灌进了冰桶里面,究竟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谋害她,这么想着,心中又觉得委屈极了,她一向与人为善,即便是欺负她的猴子她都没有报过仇,究竟谁跟自己有深仇大恨。若婵脑子混沌得很,又烦躁得很,忽而只觉得有一双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双手暖和极了,好像阳光一样温暖,若婵想起了昨日傍晚的夕阳,也是这么温暖,她贪恋啊。

于是当那双手要离开的时候,若婵抓住了,把它贴到了自己的脸上,啊真的很暖和。手的主人顿了顿,一声无奈的轻笑从头顶传来,若婵只觉得一下子天旋地转,自己就被带进了一个怀里,那双手掌着她的头,她觉得是舒服极了,循着热量的源头就把头钻进了对方的怀里。

卫成炎惊讶于昏迷时候若婵的胆大,一时嘴角勾了勾,想着若是等她毒解了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他把若婵抱在怀里,把被子都给若婵脑袋围了一圈,此景异常温暖且滑稽,但卫成炎觉得还不错。

后来的若婵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之后果真有好长一段时间见到卫成炎都结结巴巴你你我我,目光犹疑欲语还休,不过这些又都是后话了,此刻她觉得自己虽然身中雾阳之毒,但是有一种微妙的依赖从心中升起来。嗯,如果这个雾阳之毒不要命的话,能这样多折腾两天也是不错的。

季先生原本期待卫成炎会有什么动作能够解若婵的毒,但是两日过去了,卫成炎除了发消息给峻栖神坛通知讲法延迟一事,并没有其他动作,直到看到卫成炎收到另外一封信鸽送来的信,从信鸽的款式季先生知道了,那是来自中原神坛的信。卫成炎早在第一天便送信鸽给了坛中旧友,说是旧友,其实是林成傲,毕竟雾阳之毒属于较高机密了,非林成傲级别的人查不到解毒方子。林成傲也是一个很任性的人,只要不是自己想救的人,天王老子都不会救,于是卫成炎一封长书信陈情利弊,直指若婵就是当日救他的侍女,且因为他而收到了悔过壁之刑,从此功力大损,这次不敌刺客也纯粹是因为没有从悔过壁的伤痛中恢复过来,还望林小少爷以此为念,交出雾阳之毒的方子。传闻林成傲看到此信声泪俱下,自愧害了苗坛主,又言从此以后唯苗坛主马首是瞻,区区一个雾阳之毒的方子实在是一件小事,一纸文书就让飞鸽给送了过来,顺带还说了一句,务必让苗坛主好好养病,恢复好了以后北上可教他易容之术,不过作为交换,苗坛主易容现身天灯节这个惊天大消息,他会保密的。不知道林老坛主知道自己的儿子背着自己做了这么多“偷鸡摸狗”的事情有何感受。

卫成炎看着林成傲歪歪扭扭的字笑了笑,把方子拿给了季先生,季先生惊喜异常,毕竟这个雾阳之毒的方子自己也是惦记很久了,没曾想这卫公子手段非常,两天就拿到了解毒药,现在只要照着方子抓药就行了。

可是刺客们也不是好相与的,要做功课,自然是要做足了,季先生抓药的时候已然发现,方子中最重要的一味无情草断货了,且是秦淮镇各个药铺齐齐断货。这味无情草性至阳,其实是没什么健身功效的,但就是这种至阳之性让它成为各种阴毒之药的解毒之法。此刻必然是有东家买断了秦淮镇的无情草,目的不言而喻。

季先生回来说明了情况,卫成炎皱紧了眉头,左手放在腰间,右手不提摩挲着自己的扳指,熟悉他这个动作的人都知道,卫成炎这次是真的发怒了。他低声道:“寸锋,迅速查出秦淮镇买断无情草的究竟是哪位东家。我倒要看看是谁出手如此阔绰。”寸锋当时原本想跟若婵他们一同出去,但是被若婵制止了,后来听到镇外有打斗声,循声而去的时候没有来得及,若婵已经中了剧毒,对此寸锋深感愧疚,此刻虽然不是主子发令,但是卫公子发令,似乎也差不多,他应了一声”是“,就急急退出去了。卫成炎摩挲着扳指继续道:“星月,你即刻起身前往峻栖神坛,坛中应当有无情草的储备。要快!”星月眸中焦急,听罢应了一声“是”,看了一眼若婵,想到平日里坛主也是不少提起卫成炎,应该是值得信赖的,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反身向着秦淮镇出口掠去。卫成炎这般安排算是经过深思熟虑了,星月作为曾经的翠谷神坛领头侍女,轻功一定是很好的,一来一往可以节约不少时间。

可是即便是一来一往,似乎来不及了,还剩一天不到,峻栖神坛离这儿少说也有半日多的行程,除非是千里马,不眠不休,堪堪也许能够赶得住。若婵现在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全身时不时地抽搐着,卫成炎实在没有把握了。卫成炎深吸一口气,看向目光有些惊疑不定的季先生,问道:“除却无情草,可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代替吗?”

季先生似乎已经料到他会有此一问,嗫嚅道:“其实还有一中办法,可以一试,只是......”季先生顿了顿。

“先生但说无妨。”

季先生想到若婵的侍女之前也算是救了洛一仙一命,此刻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他也就没有继续扭捏,道:“只是需要将所有药材都用木桶蒸着,苗坛主需要吸收这些药材的药性,如今无情草虽缺了,但任何至阳之性的引子都可以。”说罢停了下来,看向卫成炎有些怀疑,有些不确定的目光,继续道:“男子均是先天至阳之体,所以即便没有无情草,此毒仍可解。”

卫成炎脸上划过一丝红,他摩挲着手中的扳指,低垂的眸子看向若婵,空气沉默了半晌,卫成炎后复低声道:“事关坛主声誉,还望先生勿向人言。”

季先生应了,心想这趟太赚了,拿到了雾阳之毒的解毒方子,还知道了一个江湖秘辛,这便心满意足地出了房间前去准备了。不多时便听到大厅传来理所应当的砸东西的响动,还有洛一仙压抑的声音,整件事情她是知道的,但是且不说若婵是翠谷坛主,单说若婵的侍女救了她一命,她也没有理由断了人家生路。但是卫成炎自己都还没有得到,怎么就让别人捷足先登了,洛一仙想不过了,虽说是无奈之举,但是她实在恨。

她眸中闪过一丝狠意,一身黄衣无端便凌厉了起来。季先生叹了一口气。只觉得但凡涉及女人的事情都比药物还复杂,好在他没有娶妻,这是季先生觉得自己此生做的最明智的一件事。但是洛一仙跟若婵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胖子竿子在旁边看着也是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若婵这就又莫名其妙结了一个仇家了。

初春的夜晚很冷,但是澡房早已禀退了下人。整个澡房雾气蒸腾,一股浓郁的药味似乎要涌出来。若婵静静得坐在木桶里,似乎也是被雾气蒸得厉害,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卫成炎身着单衣,推开门,他倒是自然得很,不愧是久经沙场的“风流公子”,好在若婵此刻没什么意识,不然若是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不知又是什么反应。

卫成炎耳根仍然划过一丝软红,他拉上了门闩,深褐色的眸子此刻变得愈发深邃起来,他走向若婵。好在季先生叫得丫鬟也是很给力,并没有把若婵脱的一丝不挂,若婵的身上仍然裹了一层褻衣,卫成炎此刻也不知是喜是悲。他面无表情地坐进了木桶。木桶很大,完全融的下两个人入座,想来设计者也是考虑到了夫妻情趣,故而如此贴心,想到这里,卫成炎低笑了

精彩评论: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卫成炎,雾阳)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卫成炎,雾阳)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卫成炎,雾阳)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卫成炎,雾阳)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卫成炎,雾阳)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